专访《中国新年》导演:BBC想展现温暖的中国人

社会百态发布:2017-02-08
0
评论:0

谷雨独家采访了《中国新年:全球最大庆典》的导演比尔·洛克。比尔先生分享了他的一些纪录片的拍摄想法,以及回答了中国网友关于这部纪录片的一些问题。


作者 | 夏偲婉
谷雨撰稿人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

比尔·洛克:中国观众不应该为BBC的“转变”感到惊讶

《中国新年:全球最大庆典》是由 BBC制作出品的一部介绍中国新年的三集系列纪录片。这部纪录片分为Migration(迁徙)、Reunion(团聚)和Celebration(欢庆)三个部分,足迹遍布了中国哈尔滨、北京、河北、四川、香港、云南、广东、吉林、湖南九个省份,几乎横跨了整个中国。纪录片在整个中国新年的传统习俗上,结合了当地特有的文化习俗(如河北蔚县的打火花、吉林查干湖的捕鱼、云南的花市),对中国各地的新年活动和现象进行了丰富的呈现。在五位极具个人魅力的主持人的带领下,观众们领略了中国新年丰富的传统魅力和见证了中国特有的社会现象。

纪录片中的中国地图纪录片中的中国地图

这部纪录片不仅对于中国新年的呈现全面而准确,还借由“中国新年”这一个点,对于中国家庭观念、传统习俗、社会现象进行了纵深式的思考。影片中的五位主持人除了一位华裔演员陆思敬外,其余四位都是英国人:Kate Humble 、Ant Anstead、David Myers、Simon King,他们在面对一些特有的中国现象时自然反映和情绪流露,也体现了中西文化差异。这种不同文化思维的碰撞和一种文化对于另一种文化的探索和交流,让这部纪录片有着“天真”的状态。为什么一群外国人能够拍出这样一系列高质量的关于中国的纪录片,我想一部分原因就是来自于这种认真的“天真”。

这种“天真”体现在他们对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的探索。珠三角地区打工者们骑着摩托车跋涉千里回家过年,队伍浩浩荡荡,气势上堪比春运;对于那些选择乘坐火车回家的旅客,十几二十个小时的车程并不鲜见,然而这却让主持人惊叹不已;机场、火车站、公路上,到处都是踏上归途的中国人。此外,本命年、春晚、过年前理发甚至辣条、白酒、饺子这些我们熟悉的事物都成为了纪录片讨论的对象。而我之所以说这种“天真”是认真的,是因为故事的叙述有着“知其然而知其所以然”的执着,从香港的跨年烟花到浏阳的花炮厂,从北京年夜饭上的白酒到四川泸州的古老酒厂,从新年布置鲜花的传统到昆明花朵栽培、流入市场的全程记录……地域之间的跨越和故事叙述的衔接,都无不流露出这样一种认真的“天真”。

主持人Simon与David主持人Simon与David

影片的另一大亮点则是五位风格迥异的主持人,而这五名主持人中,Simon和David凭借着欢快的气氛调动能力和二者默契的搭配,为整部影片增添了不少幽默与欢快的气息。他们两延续了纪录片《毛毛骑手亚洲历险记》中的角色风格,走出了一条“食”在春节的路线。在拍摄珠江三角地区摩托车队时,他们以志愿者身份,为辛苦的摩托车骑手们熬制姜粥;在参与北京张岩的年夜饭时,Simon和David不仅亲自品尝、挑选了中国白酒赠送给张岩一家,还和他们一起包饺子;此外,他们走访了北京的菜市场,为制作火锅购买原料,面对庙会上“千奇百怪”的小吃望而却步又跃跃欲试。Simon和David的加入让整部纪录片接地气不少。

谷雨独家采访了《中国新年:全球最大庆典》的导演比尔·洛克。比尔先生分享了他的一些纪录片的拍摄想法,以及回答了中国网友关于这部纪录片的一些问题。

摩托车车队回家是个了不起的故事,我们看到了人们跋涉千里、克服重重旅途上的困难回家过年

谷雨:您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来选取拍摄的城市和筛选出想要呈现的中国元素?

比尔·洛克:我们想要尽可能多地反映中国多元化的环境。因为我们的拍摄时间在一月和二月,这个期间中国大部分地区都非常寒冷。从寒冷的东北到地处热带的香港,为了能够让纪录片囊括中国各地多元的故事和生活方式,我们必须进行细致谨慎的思考和计划。

谷雨:筹备了多久?

比尔·洛克:从开始到结束,我们在短短4个月内完成了系列。这是非常快的拍摄时间。关于纪录片拍摄的规划我们花了两个半月,然后所有的拍摄和剪辑在2016年1月和2月完成。第一次上线是在2016年2月14日。

谷雨:在这两个月的拍摄的素材中,有没有一些好的素材但是最终没有在影片中呈现?您是怎么做出取舍?

比尔·洛克: 一方面,正因为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所获取的素材有限,我们除了一个关于香港风水哲学的小故事,没有舍弃掉任何其他的东西。另一方面,很幸运我们的所有预期的计划都进行的很好,所以很少有被删除的故事。我们真的很幸运。

谷雨:片中呈现的庆祝方式中,您最喜欢哪一种?比如云南金丝猴和花市、春运期间浩浩荡荡的摩托车队伍等中国特有的社会现象中,您对哪一个最感兴趣?

比尔·洛克:我想我最惊讶和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打树花”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投掷熔融金属的表演。过去我从未见过类似的表演。我也对广东地区的摩托车归乡车队非常感兴趣。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故事,我们看到人们跋涉千里,克服重重旅途上的困难回家过年。同时,政府和公益组织的参与来确保人们安全回家也令人印象深刻。

纪录片拍摄到的“打树花”表演纪录片拍摄到的“打树花”表演

谷雨:摩托车归乡车队的拍摄顺利吗?

比尔·洛克:摩托车队的拍摄过程很顺利。有很多摩托车,路上情况十分繁忙,我们也花了很大力气才让毛毛骑手Simon和David搭上警察的便车以便跟踪拍摄。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时间获得中国摩托车许可证,所以Hairy Bikers不能骑摩托车,要知道,那可是他们的标志!(Simon和David参与拍摄过纪录片《毛毛骑手亚洲历险记》,讲述两人骑行亚洲寻觅美食的故事)

家庭聚会重新将“你从哪里来”与“你是谁”联结起来

谷雨:在完成这部纪录片的拍摄后,您对中国新年以及中国的看法与之前有哪些改变?过去您是如何认为中国新年?如今对它又有什么新的认识?

比尔·洛克: 2008年,我在安徽省拍摄一个关于中国学校生活的影片(《中国学校》,BBC4播出)在那里我经历了一次中国新年。我意识到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人口流动和家庭团聚的时期,从那后我一直想要更加充分地反映中国新年。在2016年拍摄的《中国新年》系列向我证实,中国新年确实是一个繁忙、迷人和充满交际的时间段。

谷雨:但目前中国国内也存在这样一种声音,很多中国年轻人不想回家过年,很多城市早就没有了“年味”,过年回家成为了他们一种心理负担。您是怎么看待中国这种现象?

比尔·洛克:我知道中国新年会可能让一些人感觉像一个负担,在一年中这个特定的时间,你必须访问你的家人。英国的一些人对圣诞节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都与我们的家庭有复杂的关系,并且在要求我们的父母的时候我们会感觉到压力。我们有一个说法是“你可以选择你的朋友,但你不能选择你的家人”。然而,我个人认为家庭聚会是一个美好的时刻,一种方式重新将“你从哪里来”与“你是谁”联结起来。即使现代消费主义和来自于我们工作生活的压力,会让人们感觉传统事件已经失去了它们的气氛,但我认为花费一定的时间在家人的身上,本质上仍然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与中国家庭共度新年主持人与中国家庭共度新年

谷雨:Ant Anstead走在北京贩卖各种新年装饰品的市场时,想起了圣诞节的圣诞树和麋鹿,David Myers和Simon King在杨家包饺子时,聊到包着硬币的幸运饺子,想到了苏格兰的幸运布丁。在您看来,中国新年和英国的圣诞节有什么不同和相同处?

比尔·洛克:中国新年和圣诞节在许多方面相似:丰富的食物和家庭团聚以及一个长假期。圣诞节也有一个重要的宗教元素,虽然许多英国人现在已经忘记了。

谷雨:就像您说的不少英国人已经忘记了圣诞节中的宗教元素,您认为在现代消费主义和全球化的冲击下,会不会有一天人类的节日将只是一场关于消费的狂欢,而其原本的意义会被解构?

比尔·洛克:我希望不会。即使我不是一个基督徒实践者,我也认可圣诞节所传递出的关于“谦逊”的讯息十分重要,这能让我们记住和关怀那些比我们自己不幸的群体。

中国是一个有趣和重要的国家,我们想要了解它

谷雨:一些中国观众在看完纪录片后,很惊讶BBC转变了以往对于中国的态度。《中国新年》让他们感觉到BBC似乎对中国变得“善意”了不少,甚至一些人会觉得像中国的一个“宣传片”,对于他们的这种“惊讶”,您会如何回应?

比尔·洛克: 我认为人们不应该感到惊讶。英国和其他地方的人们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生活很着迷。中国是一个有趣和重要的国家,我们想要了解它。这个系列的目的是看看中国普通人如何生活和庆祝新年。为BBC制作的这一系列的狮子电视台,有多年拍摄中国经验。我们的目标是如何展示好温暖和平易近人的中国人。对于像BBC这样的广播公司来说,如何反映中国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且在各种各样的电影和系列中尽可能平衡是非常重要的。

谷雨:该片中五名风格迥异、幽默风趣的主持人都为纪录片增色不少。在分配主持人负责不同模块叙事上,您有的哪些方面的考虑?

比尔·洛克:我们希望主持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去参与阐释他们各自特别感兴趣的故事和主题。Kate Humble对野生生物和自然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派她去看云南的猴子。AntAnstead对古老和现代的技术着迷,所以我们送他去了白酒工厂,去发现传统的白酒是如何制作的。陆思敬能说一些普通话,我们希望她能与普通的中国人进行一些可能的交流,所以我们把她送到北京西站。Simon和David 是食品专家,所以他们品尝了食物,并且深入参与了与食物相关的一些传统习俗活动。

主持人Simon与David主持人Simon与David

谷雨:Simon和David两位大胡子爷爷的可爱互动让他们在中国收获了不少粉丝,片中他们两在试喝白酒的时候,有没有喝大?

比尔·洛克:哈哈,他们那天晚上确实喝了不少白酒……

谷雨:主持人在纪录片中多少会和当地的中国人进行交流,片中那些英语流利的中国人的回答是事先有所准备,还是他们本身英语就不错?

比尔·洛克:对于一些故事,例如在北京与家人一起在家庆祝,我们有意去找一些英语说得不错的中国人家,以便我们的英语观众能够很快地理解。我们没有要求他们提前准备答案,因为那将是非常不自然的。

谷雨:这部纪录片在英国播出后,英国观众的反响怎么样?

比尔·洛克:我们从英国观众那里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反应,他们真的很喜欢这部纪录片,特别是食物和更令人惊讶的庆祝活动和事件的部分。

谷雨:您目前还有什么与中国有关的拍摄计划吗?

比尔·洛克:我目前正在制作一系列关于存在于中国的一些令人惊讶的现代事物。我还有在中国拍摄历史主题的纪录片的计划。

记者手记

《中国新年:全球最大庆典》这部由外国人拍摄的关于中国传统农历新年的纪录片,豆瓣评分高达8.1分,IMDB评分也达到了7.7分。

它既能够给身为中国人的我们带来一种熟悉感,又不乏会让我们觉得新鲜。熟悉感在于农历新年的传统已深根于每一个华人的血脉之中,春运、购置年货、年夜饭、春晚、走亲戚、拜年……这些事件成为了春节前后不可或缺的流程,在这部纪录片中,我们能够看到形形色色的家庭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迁徙——团聚——欢庆。

“从没想过看着这些司空见惯的东西竟然也如此兴奋和感动”,这是一名豆瓣网友对《中国新年》系列纪录片做出的评价。中国新年中太多的元素真是因为它的“司空见惯”而让年年欢庆春节的我们忽略了这些元素本身的存在感。当人们对于春节的焦点逐渐落在对于春晚的吐槽上、年轻人关于来自父母亲戚压力的抵抗上以及各种新型现代的度过春节的方式讨论,《中国新年》的出现或许能让我们对于“司空见惯”的这些元素进行重新反思。在传统与现代愈发混沌的当下,这部纪录片让我们鲜少能够拥有全新的视角,来对传统春节的意义进行思考。

主持人谈论“辣条”主持人谈论“辣条”

《中国新年》能让中国观众产生新鲜感,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本身广阔的地域和多元的民俗文化。《中国新年》广阔的地理跨度下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春节现象,如寒气逼人的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与热情似火的香港街头游行庆典;温暖如春的花城昆明和树花盛开的河北蔚县;零下三四十度的查干湖捕鱼盛况和北京庙会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地域之间的强烈对比使得整个纪录片层次丰厚,不仅让外国观众觉得新鲜有趣,也让中国本国观众感受到其他地域“异己”的传统魅力。

导演“溯源”式的拍摄方式将中国新年元素与整个中国文化与社会背景联系起来。鲜花市场、白酒制造厂、金丝猴的保护工作以及浏阳烟花制造厂让观众认识到传统习俗与现代社会碰撞下的中国春节背后的种种力量。而深入中国家庭和春运、摩托车队伍的跟踪拍摄,则成功地展现了一部分中国普通人的真实现状。

我们为何而迁徙,我们与谁在团聚,我们究竟在欢庆什么?关于春节的一些传统从未被消解,而是暂且被搁置;而关于过年的一些争议,也不应当遮盖过“过年”本身的意义。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