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岁跨性别者:不用在梦中想象自己是女人,我就是

社会百态发布:2016-10-27
0
评论:0

跨性别,是指一个人不能认同自己的生理性别,而相信自己属于其他性别。中国到底有多少跨性别者,目前在官方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对于这个人群的认知,大多数人还停留在 “阴阳人” 和 “精神疾病” 这样的层面上。另一方面,对于跨性别者本身而言,“性别认同”这件事情也是一个纠葛困惑、重新成为自己的过程。

作者 | VICE
全球青年文化媒体平台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

跨性别,是指一个人不能认同自己的生理性别,而相信自己属于其他性别。中国到底有多少跨性别者,目前在官方并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对于这个人群的认知,大多数人还停留在 “阴阳人” 和 “精神疾病” 这样的层面上。另一方面,对于跨性别者本身而言,“性别认同”这件事情也是一个纠葛困惑、重新成为自己的过程。本期推荐的纪录片《错位:亚洲跨性别者》是谷雨计划纪录片单元第一批支持项目之一。本文内容转载自VICE。

错位:亚洲跨性别者

导演/制片人:韩夏 联合导演/摄影指导:Joshua Frank

在《错位:亚洲跨性别者》的第一集中,我们来到了香港,准备和 Bobbie 一起经历一段奇妙却又艰难的旅程。我们还见到了她那对年轻的跨性别情侣朋友 Damon 和 Kay,聊了聊属于他们的爱情故事。在内地,作为国内第一例跨性别歧视案的主人公 C 先生,也带我们来到了他在贵阳的家,讲了讲他在失业后的生活。回到北京,古着服装店老板超小米带我们去看了看她的漂亮衣服 —— 就像她走路的姿态一样,她的性别也是流动着的。

 

《错位:亚洲跨性别者》第一集

2015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封来自 Bobbie Huthart 的邮件,此时离她真正的变性手术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第一次跟她视频通话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她已经67岁了。她的父亲来自英国、母亲来自上海,现在居住在香港,是一个非常成功有威望的银行家。

每一个看过她照片的人,都会惊呼:她看起来太像 Caitlyn Jenner 了!

虽然我们也有同样的感觉,但真正到了香港,与 Bobbie 度过了几天时间后,我们才知道:真正的跨性别者的生活,跟真人秀还是差得太远。或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没有成为真正的自己前的生活,应该 “称不上是真实的生活”。

Bobbie 告诉我们,在她认定了自己想要成为女人的那刻,就没有一天不在痛苦自己的原生性别。在终于鼓起勇气出柜后,她最好的朋友也坚决跟她断绝了关系。实际上我们后来才得知,在跨性别者中,有过自杀倾向的人,占到了百分之四十,这是一个让人倒吸一口冷气的数字。

跨性别者,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社会中还是一个敏感词,还是跟 “精神疾病”、“阴阳人”、“性行业” 这样的充满了歧视的词语脱不开干系,这让统计跨性别者数字的工作成为了一个大难题。没人知道在中国到底生存着多少跨性别者,也许里面的很大一部分人,一辈子都无法以自己心里认同的性别生活。

“跨性别者” 到底是怎样的人?这个世界上存在多少种性别?在《错位:亚洲跨性别者》的第一集中,我们来到了香港,准备和 Bobbie 一起经历这段奇妙却又艰难的旅程。我们还见到了她那对年轻的跨性别情侣朋友 Damon 和 Kay,聊了聊属于他们的爱情故事。

在内地,作为国内第一例跨性别歧视案的主人公 C 先生,也带我们来到了他在贵阳的家,讲了讲他在失业后的生活。回到北京,古着服装店老板超小米带我们去看了看她的漂亮衣服 —— 就像她走路的姿态一样,她的性别也是流动着的。

Bobbie 的变性手术,持续了整整7个小时。在这一集中,我们重新回到曼谷,造访了恢复过后的 Bobbie,同时也跟曼谷当地的跨性别者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而我们对于C先生的了解,也越来越多,他所期待的亲密关系,似乎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

 

《错位:跨性别者》第二集

2016年的夏天,我们的拍摄团队在北京柳芳城铁旁边的一个办公室里,见到了来北京参加会议跨性别者 C 先生。尽管之前没有见过面,但聊过一个小时后,我们都一致做下决定,去贵阳看看他的生活。因为很久没有见过一个28岁的年轻人,在一举一动里都充满了故事,每一个在他说起来轻而易举的 “故事点” 背后,都能延伸出一个或很多个不一样的人生。而他的生活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承担了怎样的情绪,他有没有可能得到真正的爱,大概不是我们这些所谓的 “正常人” 可以去轻易了解的。

在拍摄《错位:亚洲跨性别者》前,其实我们都对于 “跨性别” 这个概念非常模糊: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的不匹配、性别认同和性取向是不是一回事?荷尔蒙治疗和变性手术的风险到底有多大?以及最重要的,如果你在中国想要彻底改变自己的性别,可能性有多大?

在拍摄的后段,我们得知术后的 Bobbie 愿意在泰国再见我们一面,于是我们立马就订了去曼谷的机票。她有没有变成一个在街头走路裙子都带风的女子,有没有像她之前许诺我们的那样,在约会网站上放上自己新的自拍照呢?她告诉我们,她的新名字是 Roberta,也希望我们之后都这么叫她。

如果你对这些问题也有想要了解的兴趣,或者说只有那么一丝丝的好奇心的话,相信这条片子可能会对这些问题,有一个更加清晰的回答。毕竟,开放的心态绝不是因逼迫和教条而起,想要去了解的态度和愿意去接受的善良,才是一个宽容社会的先决条件。

大多数中文媒体对他们的描述都是耸人听闻的

《错位——亚洲跨性别者》一片上线后反响很好,我们也受到了许多反馈和鼓励。在过去的几周里,许多人向我们表示希望能多了解一下这部片子以及跨性别者这个话题。所以今天在我们推出本片第二集的时候,我们也特地邀请了我们的同事,也是本片制片人之一的Joshua Frank来谈一谈拍这样一部纪录片的经历和感受。

什么样的契机,让你们想拍这么一部片子?

一开始本片主人公之一的Bobbie找到了我们。她说她通过朋友听说了VICE。Bobbie此时已经决定要进行变性手术了,她觉得如果能分享一下她由男变女的经历,她就能帮助那些和自己处境相似的人。在拍摄过程中,她给予了我们极大的自由和信任。这就是促成这部片子的原因。

你们是怎么找到并确定下来跟拍这些人的?

Bobbie一开始找到了我们。我们在从新闻上或从网上看到一些跨性别者的故事后也主动联系了他们。在中国,许多跨性别者并不愿意发声。因为有的人感觉自己之前被媒体误读了,还有些人觉得这是他们的隐私。虽然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变性人群体的内部成员构成很多样,但是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很密切的。当我们获得了他们的信任,他们也把我们介绍给了那些相似经历的朋友和熟人。

拍摄时有哪些令你印象深刻的细节吗?

我没有手术过程中拍摄的经历,更别提变性手术了。我从来没想像到自己能够拍这种东西。一个人每经历一次全身麻醉都是有风险的。这就是为什么Bobbie变性手术的三部分,变性,丰胸,面部女性化都在同一时间进行。首先,看到一个人的身体被打开然后改变是一个很不自在的过程。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亲眼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被完全麻醉,失去知觉。我并不忍心在那样的状态下看到一个我认识的人。但是这点也充分表现出Bobbie给了我们多大的信任。

拍摄这么一个片子都有哪些困难和挑战?

一个最大的困难就是说服大家让他们相信你。我们想要做一个公平的,人性化的,关于跨性别者日常生活难处的故事。但是在这之前大多数中文媒体对他们的描述都是耸人听闻的。

影片里拍摄的人们看到了你们的片子吗?他们有什么反应?

小C看过了这部片子。他去了首映式。我觉得整体上来说,他对这部片子以及片中对他的描述是满意的。我觉得对他而言,现在看这部片子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冲击的。因为片中他面临的问题现在仍然在影响着他的生活。我们未来还会和Bobbie以及片中其他人分享这部片子,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和他们讨论过这部片子。

这一系列过程,给你们带来什么不一样的改变了吗?

我对这个问题了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从未亲身报道过它。能在拍摄过程中亲身见到那么多不同的跨性别者,更说明了这个群体是多么的多样。虽然跨性别者们面对的是同一个问题,但是每个人由于处在不同的社会经济位置,住在不同的地区,他们的经历以及所遇到的困难也不一样。

谢谢你,Josh!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