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高端礼仪班上的名媛梦

发布: 2018-10-12
0
评论:0

避免《色戒》里汤唯那样犯“口红印”的错,她们不惜报了高价班。

作者 |  张丹丹

    陆纪尧在带领学员们练习单腿站立,保持身体的平衡。

    汤唯扮演的穷学生王佳芝伪装成有钱人“麦太太”,无意识地把口红印留在杯子上。梁朝伟扮演的易先生跟她第一次约会,就留心到这一蛛丝马迹,王佳芝却浑然不觉。她不知道,上流社会的女性根本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除了在李安的电影里,“杯子上的口红印”这个桥段在张爱玲小说里也曾多次出现。它暗示了主人公的阶层和身份。

    电影《色·戒》剧照。

    了解这种社交礼仪中的细节,不止在电影和小说里,在高端培训班上,也是重要知识点。

    一堂西方古典音乐悠扬萦绕的课堂上,法国讲师边说边示范,“喝水时,始终从杯子的同一侧,这样杯沿将仅留下一个唇印。”如果不小心沾染了口红印,将杯子悄悄拿起到胸前,像喝红酒那样,一边和同伴聊天一边用手将口红印一点点拭去。

    这堂在北京金融街丽思卡尔顿酒店宴会厅进行的高端礼仪培训课程,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6名女学员,每人收费3688元。讲师身着标准的西服三件套,头发严整,留着西方绅士标志的小胡子。他是法国一家礼仪公司的创始人,中文名“陆纪尧”,公司简介里写着,“为中国最高端的客户群体提供最高标准的服务”。

    目前,中国市面上的西式礼仪课,以英法礼仪为主。令人咋舌的价格和培训内容,屡屡引发非议,但依旧为人所追捧。“个人的礼仪礼貌跟财富并不一定有必然的联系,富人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傲慢,重要的是不管贫穷或富有,每个人意识到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就会展现什么样的状态。”陆纪尧说。

    很多暴发户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要去学习礼仪

    前两年,陆纪尧曾接过一对一课程。学员要求信息保密,不可以宣传她的照片。“前来上课还会签保密协议的,一般来自政府官员或有名的家族。”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出身南方城市,家族企业耳熟能详。因为经常需要随家人出席重要场合,见达官显贵,女孩觉得礼仪很重要,但自己只是模糊了解,于是报了这个1万一天的课程。“每次教给她一些知识,她就恍然大悟。但又会觉得自己怎么这些都不知道,很尴尬。”

    不过陆纪尧同样印象深刻的是,这个来自名门望族的女孩也是学员中最有礼貌的,对服务人员非常友善。以陆纪尧的标准,她的知识已足够应对那些重要场合,她只是缺乏自信,总觉得自己需要更好。

    让自己变得更好,也是陆纪尧眼前这些女学生所求的。

    她们身前的洁白餐布上,除了摆放闪光的西式餐具外,还有蓝色的绣球、白色马蹄莲、桔梗花等组成的淡色调花束。餐桌正前方是投影屏幕,以便于上课展示。每人座位上的名牌,都有中英文,但老师只以英文名称呼。陆纪尧每讲一句,旁边都会有中文翻译。

    正在为学员们讲解餐具使用的陆纪尧。

    上课前,团队会对陆纪尧进行整体的化妆塑造。学生们显然也是有备而来,或着整套时尚靓丽立体有型的套装,或着优雅得体的连衣裙,搭配高跟鞋。

    他走到每一位女士背后,轻声问:“我可以给你系上吗?”获准后,他将一根带有品牌logo的红色绸带,从她两肩穿过腋下,在后腰处系上。绸带的作用像中国曾经风靡的“背背佳”,让背部处于被束缚的挺直状态,以免驼背和弯腰。然后,老师拿出纸张,让学生夹于双腋下,保证双臂不离开身体、双手不往远处伸,锻炼进餐时优雅的仪态。要求还有很多:后背不可触碰椅背,身体距离餐桌一拳之宽,在保持头部端正、视线均平的情况下,用刀叉将食物送进口中。学员稍有懈怠,始终面带微笑、走路轻盈、语气柔和有耐心的老师,都会从背后轻敲一下,以示警醒。

    对多数人来说,这绝非愉悦的用餐体验,但丝毫不妨碍高端礼仪班被追捧。中国这一领域市场巨大,已是共识,也超过了陆纪尧当年的预期。他的学生多数来自奢侈品、酒店、工业化公司、金融、银行、律师、保险等行业。“他们和品牌都更在意对外的形象。”

    这种高价课程背后,有一种声音是,中国的暴发户越来越多,经济资本已经达到一定水准,但文化资本还没有达到相应水准,所以这些人才来参加相应的课程。陆纪尧并不这样认为。“很多暴发户可能还没有这个意识要去学习礼仪。”他说,“意识到的已经在学习了,她们已有一定的知识储备,想学习更多,才会报名参加。”他的客户大部分是女性,年龄在二十岁到五十五岁,有一定的资产,但没有很明确地说是富有的上流社会、中产阶级,只是说因为外出工作、旅游,要更了解一些社交文化。

    “口红印”礼仪禁忌背后的商机

    眼前的6个学员,都有海外留学经历,了解一些礼仪知识。

    80后张灵新高三就去加拿大读建筑设计,一待就是五年,现在是互联网医疗公司创始人之一,是美国运通黑卡用户。运通打电话推荐课程后,她没有关注价格就决定来试试。“如果是在一个超市的网页推送,我肯定是不会来学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她反问,“因为毕竟运通得对自己的高端用户负责。推送渠道不一样的话,会吸引的人也不太一样。”

    “我们家四代老北京人。”课上自我介绍时,张灵新这样说,声音很低且柔和。“算是过去有点身份和地位的家族吧。”她打开手机地图,“你看,这个中南海,这里是故宫,我家就住在这,就几乎是皇城根了”。“但是我们家的中心位置不是南城的老北京人住的地方,”她继续介绍,“清末的时候,南城住的都是比较穷的运水这些人员。我家当时住在后街,就是皇宫中。而现在南城的老北京人已经被拆迁到五环六环以外了。”

    故宫角楼。图片 | 视觉中国

    她丈夫也是北京人,两家的距离散着步就到了。张灵新对宫斗剧《延禧攻略》第58集的一个情节记忆深刻,魏璎珞跟随太后去圆明园,提及丫鬟明玉制作糟瓜茄被批评。她记得,外婆就这样做茄子,老人去世后,家里再也没人这样做茄子。

    独生女张灵新记忆更深的,是父亲唯一一次跟她发火。上幼儿园小班时,她过生日,家里给买了冰激淋,在1980年代初还是稀罕物,她迫不及待地递到口中。父亲立马训斥:“你应该先问我和你妈妈吃不吃!”她反驳:“可是那是我的。”父亲说:“你有没有想过这是我和你妈妈特意买给你吃的!”现在,她也这样教导三岁的儿子,吃东西先问过别人才敢动口,坐椅子,只能坐三分之一。“我最大的特别的要求,是他对别人的称呼一定要用‘您’不用‘你’。”“孩子体现了一个家庭的修养。”

    第二天,陆纪尧要去讲的课程,就是一家银行回馈客户的孩子专场。像这样十人以内的课程,陆纪尧大概一个半月到两个月会有一次,儿童一场成人一场,基本在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城市。

    2011年,陆纪尧因为法国南特商学院的交换项目到了上海同济大学。看到欧洲有针对来中国的欧洲人的培训,他便反过来寻找商机。最开始的定位是高端礼仪。“服务的人群没有这么广,推广也更费力。”相关负责人Arlene回忆。但2017年开始,一些幼儿园和学校开始普及礼仪,他们搭上了这一趟车。教授内容包括餐桌礼仪、商务交往礼仪、服务礼仪、应聘面试礼仪、着装礼仪等。

    上海小学生在五星级宾馆厨师指导下,学习西餐文化礼仪中刀叉的使用。图片 | 视觉中国

    餐桌礼仪课上,像王佳芝忽视的那类细节会被一再提及。如果上过这种礼仪课,恐怕就能伪装得更加得体了。

    类似“口红印”的禁忌还有,用餐时,手肘永远不可以放在桌子上。“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就是女士们展示自己手上是否佩戴订婚/结婚戒指,提醒同桌的男士自己是否可以跟他出去约会。”

    “我这样放可以吗?”陆纪尧将一块平整的面包腹部朝上翻放,“这是一种诅咒。”西方历史上,如果监狱里要在第二天处死一个人,送过去的面包就会被翻过来放。类似禁忌,中国也有,小孩将筷子竖着插在米饭上,总要被父母骂,因为祭奠死去的人时会那样。

    不仅如此,第一道菜上菜前以及两道菜之间,不可以吃面包。这时候吃面包代表太饿了,已经急不可耐。餐后吃面包也不合适,是没吃饱的信号,会让女主人难堪。

    对女主人,同样有礼仪要求。陆纪尧选中一位学员来演示女主人的职责——尽量放慢用餐速度,要第一个开吃,也得留意到大家都吃完,自己才能停下。这样也可以暗示仆人上下一道菜的时间。

    第一道甜点刚端上,陆纪尧就要求请来的专业摄影师“将甜点和后面每一道菜也特写一下”,“她们后面可能要发朋友圈”,因为就餐过程中,不便于个人拍照。很快,间歇时,一张张对准每一位女士特写的瞬间,精修之后传到了群里。精致的容颜,颜色诱人的甜点、餐具、鲜花一起烘托出美妙的气氛。

    当天课上,餐盘正前方距离较远的面包,因为学员夹着纸的手臂探伸困难,没有人吃。

    “我们的目标是让她们可以适应各种不同的场合的要求,然后表现出得体的举止。”陆纪尧反复强调,自己的服务对象是每一个对礼仪感兴趣的人,以及对于自身有相关要求的人。

    内心其实是很向往贵族、皇家

    不过在网站和宣传册上,陆纪尧在最显眼位置强调的,是自己家族和摩洛哥王室的关系——曾祖父和祖母都曾是摩洛哥国王、王子公主们的礼仪教师。法国人笑称,自己发明的这个宣传策略是基于对中国国情的判断。“中国人有时候虽然不承认,但是内心其实是很向往贵族、皇家之类的。”他注意到很多企业客户在制定活动主题时,都要求加上贵族、皇家的字眼。“大概他们是希望每天生活得像贵族一样精致优雅。”

    摩洛哥现任国王穆罕默德六世与皇后。图片 | Getty Images

    “贵族真不好当。”下午仪态练习课上,女学员开玩笑说,除了禁忌繁琐外,礼仪众多,训练还总使人腰酸背痛。用餐礼仪中光是各个餐具的用法,她们都要好一番努力才能掌握和消化。

    “这个叉子是做什么的?”陆纪尧拿起有两个小齿的银色小叉子,歪头微笑地问道,“水果叉?”

    几番迟疑过后,16岁的高中生学员Sunny答:“吃蜗牛的。”她是课上年龄最小的,自己主动报名的。她11岁就从重庆去英国读书。她皮肤白皙,合身的白色连衣裙,整套珍珠饰品,发箍,手链,耳坠,都很有“名媛”气质,但那副黑框眼镜显示出学生身份。她的梦想是成为时装设计师。除了比其他人有更多餐具和礼仪知识,她也表现了更讳莫如深的一面,比如不能录音,不能用她的中文名,不能公开个人照片等。

    她回答正确,但礼仪却是在变化的。陆纪尧告诉他们,这个叉子在中国就可以用来吃水果,因为中国人没有吃蜗牛的习惯。

    介绍完餐具,他让学员戴上白手套,去选餐具。这些法国品牌的勺子或叉子背后,贴着价签,1800元、3000元甚至更高。女士们小心挑选和把玩时,旁边的品牌负责人一边介绍一边说:“也不必非要按照老师说的那样精准的用法,喜欢哪个买回去都可以按心情用。”

    30岁的“新北京人”沈青目前是国外高端美食机的国内代理,在餐具上吃过苦头。去英国留学时,她还是处于“蛮傻的,什么都不懂”的状态,刀叉只知道基本的右手拿刀左手拿叉,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西餐的用餐概念。学生时代,沈青参加晚宴会看到别人优雅漂亮,总感觉自己差了些什么,于是找自己的问题,先是健身,后来想到了学习礼仪。即便如此,回国后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和朋友吃西餐,面前摆了很多酒杯和刀叉,而不是平常一个刀一个叉。“我当时真的是很懵圈,不知道怎么吃”,那顿饭让她“刻骨铭心”,因为真的“很尴尬”。

    沈青出生两个月就跟随当兵的父母从河北到了北京。休息时间,两个北京人从张灵新那枚王菲同款的梵克雅宝胸针,聊到丰泽园的名菜葱烧海参哪个季节好吃哪个季节不好吃。不当季的时候,那是天津水场养殖运过来的海参,老北京人一般都不会去吃的。

    “我来上课主要还挺看重这个老师是个外国人。”沈青感觉,现在国内很多礼仪课和老师讲的内容,“看看书,就能学会”。她同时也是家里的民营医院的副院长,还在一家保险公司挂名任职。“我倒不是说看不起人家啊怎么样的,虽然他们也讲丝巾搭配、着装这些东西,但是可能每个人的感觉不一样,有些老师没有出国,他讲那些搭配我不是很喜欢,也不是我的风格。”她认为这和自己留学的经历有关,英国人给她最大的感受就是不管干什么都会很专业。比如在户外徒步、野营就会穿户外的衣服,正式场合就穿正式的衣服。“但是国内有些人出去玩,爬山可能还穿高跟鞋和牛仔裤去。”她的语气中表现出不赞同。朋友圈里可以看到,运动装束的沈青刚刚独自完成三天88公里的沙漠徒步赛。在没有信号的三天里,她没有和家中的丈夫、孩子联系过。

    下午的课程,从“九点立墙法”开始,背对着墙,身体贴住墙壁,练习站立。行走的具体做法是,头顶一本书,抬头挺胸,顺着地上铺就的笔直的红色绸带一步步向前。陆纪尧先示范,迈脚,摆手,俯身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勺子,再以优雅的弧度转身,走到座位上坐下。头上那本书,对于他如同无物。接下来是学习坐姿怎么才能优雅迷人,小腿如何摆放会显腿长,翘腿以何种姿态等等。合影,发结业证书,一天的课程就此结束。

    一名学员在练习优雅地行走。

    只有在中国才会这样提

    回到家中,沈青将专业摄影师拍摄的美食、自己的美照,还有和外籍老师的合影,发布在朋友圈。花这笔钱来上课,她认为也是在宣传自己,“客户看到你自己去参加这种课程的话,会觉得你这个人生活得更有品质和品位一些”。

    在中国教授礼仪课程,外籍老师陆纪尧也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同。外国人在学习礼仪时,会更多地问礼仪包含的历史、政治原因,讲课时陆纪尧会把里面的原因说得非常细。但在中国,客户不会深究,“人们更喜欢你直接告诉我怎么做,我能直接每天用得上,并且我能说出来”。

    在一场教孩子的课上,法国一家电视台刚好来采访,问家长给孩子报名上课的原因。一位家长的回答是:“我就是想让孩子了解公主王子应该怎么做,也希望我的孩子变成像公主王子那样的人,或者就是王子和公主。”另一位家长则回答:“我的儿子跟凯特王妃的女儿夏洛特公主一样大,我希望以后我的儿子可以娶她。”“别笑,这是真实发生的。”陆纪尧一边强调,一边笑了起来。

    当地时间2018年5月19日,英国温莎,夏洛特小公主参加完哈里王子的婚礼仪式和妈妈一起离开圣乔治教堂。图片 | 视觉中国

    他认为自己教的礼仪原本是每个人都需要的,是时髦的、流行的,但在中国,一定要说是贵族的,高雅的。至今,他很不理解,为什么向往高雅的中国人那么喜欢要折扣,哪怕只是砍下来一点点的钱,“一定要打折打折打折”,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地位,不管他们多有钱,好像这样他们心理上会舒服一点。

    “西方人的观念里面,在条款上规定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真正的贵族反而想我有钱不在乎这些。”陆纪尧说,他在课程上总会告诉学员,出国尤其去一些欧洲国家旅行,千万不要这样,当地人会觉得你这个人不太可靠也不会喜欢你:“他们才不会觉得你这种做法好聪明,帮我省钱呢!”

    “中国的贵族阶级已经没有了。但是其他国家,贵族阶级还是存在的,日本有天皇,阿拉伯有王子,欧洲西方也有贵族阶级。很多有贵族阶级的国家在历史上都会有一些反抗贵族的斗争,比如法国大革命。”陆纪尧很清楚,在有些国家提起“贵族”这个标签,还算是敏感词汇,“总不能告诉广大群众说我要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我反对的人吧?”

    但他也很明白,“贵族”“皇家”这种字眼,“只有在中国才会这样提”。后续在东南亚宣传时,他打算,“不提皇室或贵族”。

    (姜秋实对本文亦有贡献。)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撰文 | 张丹丹 编辑 | 孙杨 出品 | 谷雨 x凤凰WEEKLY
    • 运营编辑 | 张艺菲 校对 | 阿犁 运营统筹 | 迦沐梓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