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抗生素:养殖肉鸡到底有多危险?

发布: 2018-10-24
0
评论:0

滥用抗生素的工业化家禽饲养业,可能要让人类付出惨痛代价。

作者 |  崔莹

    最近几十年,鸡肉开始风靡全球,遍布世界的肯德基、麦当劳,主要食材就是鸡肉。

    而在工业化饲养体系下,只要38天,一只39克的小鸡,就可以长成2.35公斤。

    实际上,工业化肉鸡养殖从20世纪才开始,是美国的创造。为鼓励养殖户培养出一种像火鸡一样硕大的鸡,美国甚至举办了“明日之鸡”大赛,从1946年的州赛,发展到1948年的全国大赛,想让“一只鸡就够全家人吃的”。

    养殖户如何获胜?他们的“秘密武器”,就是抗生素。

    鸡就这样,成为了世界上第一种被有规律地喂养抗生素的家禽。吃了抗生素,它们普遍长得更快、更大,甚至会比普通的鸡大两倍。人们也用抗生素喂猪、牛、羊。如今,在全世界,每年用于喂养各类肉类动物的抗生素,有约6.3万吨——这就是所谓的“农业工业化”。

    而人们,正因此付出巨大代价:人体会产生抗生素耐药性,最终可能导致无药可医。

    在新书《拔毛!关于鸡的真相》(Plucked! The Truth about Chicken)中,美国调查记者玛丽安·麦克纳(Maryn McKenna)讲述了美国人如何培育出巨大的鸡、如何给鸡喂抗生素的故事,同时分析在这个过程中的得与失。

    《拔毛!关于鸡的真相》(Plucked! The Truth about Chicken)封面。


    这本书从写作到问世,历时四年多。在此期间,美国开始限制家禽饲养业滥用抗生素。然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调查表明,抗生素在美国养殖业的滥用情况,依然严重。在不久前的爱丁堡国际图书节期间,麦克纳接受了谷雨作者的专访。

    在电灯下过完一生的鸡

    鸡肉比牛肉便宜,比猪肉更嫩,在北美和西欧,它已经成为人们食用量最大的肉类。

    而因为鸡体型较小,在中国、巴西和印度等经济飞速发展的国家,人们也更愿意投入各种资源养鸡,而非养牛。

    鸡的工业化生产,是美国的发明创造。麦克纳告诉谷雨作者,美国每年大约要生产90亿只鸡,它们主要由20家肉制品公司控制。

    一个典型的养鸡仓库面积有小型足球场大小,约2000平方米,四面都是金属墙,路过的行人根本不会知道它是养鸡场。

    在这里,一般会生活着约2.4万只鸡。在它们的一生中,76%的时间是蹲坐,7%的时间随便走走,3.5%的时间清理羽毛,4.7%的时间吃东西。它们整日不见阳光,由电灯的光亮控制睡觉、行动和饮食的节奏。38天后,它们就长成中号鸡,可供连锁快餐店使用;50天后,它们就长成大个头的鸡,可供超市售卖。

    现代家禽养殖工业的建立,很大程度上依赖着抗生素。来源 | 路透社

    美国几乎所有的鸡,都是用这样的方式饲养的。这也是无论养殖场在何地,美国产鸡肉的质地、味道和营养成分都差不多的原因。而这样的鸡,从生到死,没有任何机会踩在大自然的草地上。

    肉制品公司垄断了从养殖场、屠宰场到销售渠道的整个产业链。在这样的环境下,养鸡场的农夫对如何养鸡,并没有多少发言权。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从肉制品公司那里获得1天大的小鸡,把鸡养大了,再还给肉制品公司——从始至终,这些鸡都属于肉制品公司。饲料也是肉制品公司派人送的,农夫只是获得一张单据,说明里面都有什么,包括含有多少抗生素生长促进剂。

    在《拔毛!关于鸡的真相》中,麦克纳写过一个故事:美国农夫沃兹为鸡打抱不平,指出拥挤的环境导致有些鸡出现畸形,这一点被专家证实,但专家指出,该为此受指责的是沃兹本人——他应该将这样的鸡杀掉,以避免它们继续遭罪。

    沃兹提出了给鸡自然光和新鲜空气的建议,回复是:“喂养的饲料中已含有足够的维生素D,不需要靠增加光照来获得。”

    滥用抗生素导致“无药可医”

    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喂养的鸡长得又快又大,这种饲养方式很快在全世界普及。

    但滥用抗生素,会导致抗生素耐药性细菌的增多。

    麦克纳指出,人们给动物喂大量抗生素,不是为了给它们治病,而是为了让它们长得快,或预防它们生病。在这个过程中,一些细菌获得了可以抵抗抗生素的遗传因子,具备了耐药性。大量抗生素的存在会进一步促进这类细菌的繁殖——抗生素不能杀死这类细菌,只会杀死它们周围的细菌。

    此外,迫于进化的压力,那些没有具备抗药性的细菌,也会逐渐变得具有抗药性。动物食用了大量抗生素后,内脏会存在大量具备抗生素耐药性的细菌。它们随粪便排出,融入养殖场周围的环境,可能渗入地下水中,或被暴风雨冲走,被卷进风中的灰尘里,也可能沾到昆虫的翅膀上。总之,细菌被带到四面八方,最终可能到达人类身上。

    此外,养殖场的动物被屠宰后,它们内脏携带的细菌被带到餐馆和私家厨房。无论被食用,还是污染厨房的餐具,细菌也会回到人类身上。

    这样一来的直接结果,就是抗生素有效性下降——肺炎、结核病、败血症、淋病和食源性疾病等病症,会变得难以治疗,甚至无药可治。目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统计发现,美国每年已经约有20万人死于抗生素耐药性感染。

    在宾夕法尼亚一妇女体内发现的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科细菌,这是一种具备超强耐药性的大肠杆菌。来源 | FOX NEWS

    “如果不尽快采取措施,谨慎使用抗生素,我们很快会进入一个抗生素完全失效的世界。到那时,简单的病症,比如感冒、流感和划伤等,都可能导致死亡;到那时,很多手术无法进行,因为手术需要使用抗生素来避免伤口感染;到那时,生孩子会变得非常危险。”麦克纳告诉谷雨作者。

    在认识到抗生素的危害后,2006年1月1日,欧盟下令禁止在畜牧业饲料中使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2013年12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示,将逐步禁止在食用动物的养殖中使用抗生素。但麦克纳说,在自己写作《拔毛!关于鸡的真相》一书期间,并未感觉到管控的明显效果。她花了25美元,便在网上轻而易举地买到了近1公斤抗生素生长促进剂,还包邮。

    到2017年1月,奥巴马在任的最后几个行动之一,就是限制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滥用,规定人们只可以从兽医那里购得这类药物,但时至今日,很少有人统计这个规定的效果。

    英国“可持续食农联盟”(Sustain)2017年1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在饲养业,美国每只动物的抗生素摄入量,是英国动物的两倍。

    让鸡晒太阳

    在美国,最早开始主动进行自我约束的大型企业,是有着九十多年历史的裴顿农场有限公司。它是全美第四大鸡肉食品加工企业。2014年9月,裴顿农场主席吉姆·裴顿在华盛顿宣布:从七年前开始,裴顿农场就停止使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了。他们这样做,完全是自己的决定,没有和政府、其他肉产品企业商量。

    这一声明在美国养鸡界引起轩然大波。令业界惊异的是,这一决策并未影响裴顿农场的利润:尽管花了更多的钱养鸡,但他们的收入并没有因此而减少。2013年,美国的一个调查显示,超过六成的受访对象,愿意为每磅不含抗生素的肉至少多支付5美分。

    裴顿农场出品的无抗生素鸡肉。

    实际上,裴顿农场的决策并非一时头脑发热,而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在裴顿农场,抗生素生长促进剂仿佛失灵了。”麦克纳告诉谷雨作者。

    她解释,上世纪50年代,当抗生素生长促进剂开始被使用时,养殖场的条件很差,远不如现在干净,因此,此类生长促进剂成为了当时的鸡健康生长的保障。但如今,养殖场更干净,管理也更科学,不再需要依赖它们了。

    在停止使用抗生素生长促进剂的同时,裴顿农场还进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革。首先就是减少每平方米养鸡数,为鸡提供更宽敞的活动空间,稍微提高养殖场的温度,并改善饲料。

    另一重要改革是给农夫资金,让他们请人在养殖仓上开窗。这样一来,鸡可以享受自然光照,自己产生维生素,比如维生素D。更重要的是,这样做可以让鸡开心,减少它们的压力。当鸡的压力变小时,它们会变得更健康,免疫系统更强大,不再需要摄入额外的抗生素。

    在《拔毛!关于鸡的真相》中,麦克纳指出,裴顿农场还开始给鸡注射疫苗——这是另一种有效的保护方案。同抗生素相比,疫苗更安全,也不会导致耐药性。

    从使用抗生素到注射疫苗,可以说,裴顿农场为养殖业提供了新的典范。

    此举唯一的缺陷是成本较高。2013年,因为给鸡注射疫苗,裴顿农场的支出比其他养鸡企业的平均支出多出400万美元。

    抗生素国际“政治秀”?

    2016年9月,联合国大会召集全球政府首脑在纽约召开会议,应对抗生素耐药性带来的威胁。

    最终,193个成员国联合签署了一份历史性宣言,承诺将共同应对抗生素耐药性问题。

    这些承诺包括:建立人类与动物抗菌药的销售、用药监控与监管机制;鼓励开发新抗生素和改善快速确诊技术的科研创新;提高医疗专业人员和公众对避免抗药性感染的意识。

    “整整两年过去了,这193个国家各自采取了哪些举措?它们是否已经忘记了当时的决定?”麦克纳对这份宣言的效果存在质疑。

    “这仅仅是一个没有任何影响力的政治秀吗?”她毫不客气地指出。

    她认为,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各国对待抗生素滥用的态度有天壤之别,有些国家已经制定了很完备的政策,有些国家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有些国家则严重缺乏医用抗生素。在各国存在诸多差异的情况下,寻求适用于各国的政策,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麦克纳称,在欧洲,对公共政策的实施采取“预防原则”,假如人们预测某个政策会带来不好的影响,它就不会被实施。而在美国,对公共政策的实施靠的是经验主义,政府先推行某项政策,再看结果如何。这导致政府一旦建立起某种体系,发现效果不好,想要推翻时,难度很大。

    在很多欧洲国家,政府并未鼓励将抗生素用于肉禽饲养,而在美国,抗生素被广泛使用。这个领域汇集了多方利益,涉及农夫、制药商、销售商……当这个行业处于平稳发展状态时,阻止抗生素的滥用便变得尤其困难。

    不同年代美国同一养殖场同一年龄成鸡的体重对比。来源 | Reddit

    麦克纳认为,假如这种调整主要是迫于消费者的压力和政治决策,便会很脆弱——调整后的政策很难贯彻实施,也很容易被修改。

    2015年11月,在她写作《拔毛!关于鸡的真相》期间,研究人员在中国人体和禽畜身上,发现了一种“超级细菌”基因,它被命名为MCR-1。携带MCR-1的细菌,对多粘菌素(colistin)表现出强耐药性,这种耐药性还能快速转移至其他不同菌种,令其具有耐药性。

    这意味着什么?多粘菌素是强效抗生素,在对抗细菌感染时,被称为“最后的防线”——倘若它失效,人类很可能将无抗生素可用。

    除了中国,马来西亚、欧洲、非洲、南美洲、加拿大、美国等地,均发现了携带MCR-1基因的耐多粘菌素抗药细菌。也就是说,携带MCR-1基因的耐药细菌遍布全世界,只是时间问题。

    “从2017年4月开始,中国已经开始实施多粘菌素的退出政策,禁止将其用于促进禽畜生长。”麦克纳表示,在这一方面,自己很赞赏中国政府的行动力。

    目前,美国一些快餐连锁店,包括麦当劳和肯德基,都已经陆续承诺停止使用抗生素鸡,一些肉产品公司也开始小规模地进行“无抗生素鸡”饲养。

    “这些改变都是积极的,然而,依然有大量的抗生素鸡,源源不断地涌向美国市场。”麦克纳表示。

    关于玛丽安·麦克纳

    玛丽安·麦克纳(Maryn McKenna),美国调查记者,擅长公共卫生、全球健康及食品安全报道。

    著作包括《超级病菌》《反击魔鬼》《拔毛!关于鸡的真相》等。其中,《拔毛!关于鸡的真相》美国版《大肥鸡》被亚马逊书店评为2017年“最佳科学书籍”。

    版权声明: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文由腾讯新闻出品。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 撰文 | 崔莹 编辑 | 纪晨
    • 运营编辑 | 郭祎 校对 | 阿犁 运营统筹 | 迦沐梓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