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下,消失的传统葬礼

社会百态发布:2017-04-05
0
评论:0

“戏班子敲锣打鼓演奏在前,子孙亲属披麻戴孝行走在后,辈分高的男性依次提着灯笼,拿着祭品,其他亲属手持孝棍……”传统葬礼,也就是我们俗说的办白事,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是比较陌生的。这种葬礼,可以算是一项中国的传统习俗。这是一组记录传统葬礼的照片,摄影师拍摄的是自己姥姥的葬礼,他希望中国古老的传统习俗能够得以记录和保存。

作者 | 陶欢
谷雨撰稿人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

“戏班子敲锣打鼓演奏在前,子孙亲属披麻戴孝行走在后,辈分高的男性依次提着灯笼,拿着祭品,其他亲属手持孝棍……”传统葬礼,也就是我们俗说的办白事,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是比较陌生的。这种葬礼,可以算是一项中国的传统习俗。这是一组记录传统葬礼的照片,摄影师拍摄的是自己姥姥的葬礼,他希望中国古老的传统习俗能够得以记录和保存。

2016年12月15日,夜幕降临,死者的子孙们跪在医院停尸间外的地上,恭迎死者的灵魂,送灯仪式开始。 2016年12月15日,夜幕降临,死者的子孙们跪在医院停尸间外的地上,恭迎死者的灵魂,送灯仪式开始。
伴着锣鼓唢呐的哀乐,死者的子孙用灯笼护送着死者的魂魄。按着家族辈分列队,男性子孙在前,女性在后,绕着县城的主干道举行送灯仪式。据传,“送灯”一是给灵魂指明上西天的路;二是民间认为人死亡后要受到城隍神审判,审判无罪后,家人便以灯引魂归来。伴着锣鼓唢呐的哀乐,死者的子孙用灯笼护送着死者的魂魄。按着家族辈分列队,男性子孙在前,女性在后,绕着县城的主干道举行送灯仪式。据传,“送灯”一是给灵魂指明上西天的路;二是民间认为人死亡后要受到城隍神审判,审判无罪后,家人便以灯引魂归来。
送灯仪式最后的环节,祭拜恭送亡灵,指明上西天的路。送灯仪式最后的环节,祭拜恭送亡灵,指明上西天的路。
第二天早上,队里的乡亲们帮忙把准备好的实木棺材抬到车上,到医院接死者的遗体去灵堂。第二天早上,队里的乡亲们帮忙把准备好的实木棺材抬到车上,到医院接死者的遗体去灵堂。
男系子孙端着食物和酒,点香烧纸,在原上山头祭拜。男系子孙端着食物和酒,点香烧纸,在原上山头祭拜。
参加葬礼的女人们按照传统在准备着孝服。孝服用的是极粗的生麻布,穿戴孝衣孝帽谓之“成服”,亦称“戴孝”。参加葬礼的女人们按照传统在准备着孝服。孝服用的是极粗的生麻布,穿戴孝衣孝帽谓之“成服”,亦称“戴孝”。
所有子孙按照年龄辈分,由长到幼跪拜在灵堂前磕头。下葬前的晚上,在第二次送灯仪式过后,正式的丧葬祭拜大礼开始了,祭拜按血缘的远近,从远到近,先女性,后男性的次序,依次点香洒酒烧纸四磕拜,同时痛哭缅怀,释放最后的哀思。值得一提的是亲生女儿也是排在儿媳妇的前面的。大礼仪结束后,后世小辈们要在灵柩前的稻草上彻夜守灵。所有子孙按照年龄辈分,由长到幼跪拜在灵堂前磕头。下葬前的晚上,在第二次送灯仪式过后,正式的丧葬祭拜大礼开始了,祭拜按血缘的远近,从远到近,先女性,后男性的次序,依次点香洒酒烧纸四磕拜,同时痛哭缅怀,释放最后的哀思。值得一提的是亲生女儿也是排在儿媳妇的前面的。大礼仪结束后,后世小辈们要在灵柩前的稻草上彻夜守灵。
第三天清晨天刚蒙蒙亮,起灵仪式开始。队里的乡亲们带着白手套抬着棺材从灵堂出发去往墓地。乡亲们本着同乡情谊来帮忙,事后每人得到一包烟作为感谢。第三天清晨天刚蒙蒙亮,起灵仪式开始。队里的乡亲们带着白手套抬着棺材从灵堂出发去往墓地。乡亲们本着同乡情谊来帮忙,事后每人得到一包烟作为感谢。
下葬仪式开始。队里的乡亲们抬着棺材到了墓地准备下葬。下葬仪式开始。队里的乡亲们抬着棺材到了墓地准备下葬。
死者被合葬于亡夫的坟墓。东南侧是已故大儿子的坟墓。这体现了古代的左昭右穆制度,昭穆是我国古代的宗法制度,指宗庙、墓地或神主的辈次排列。古人在室内座次以东向为上,其次才是南向、北向和西向。古有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的礼仪。死者被合葬于亡夫的坟墓。东南侧是已故大儿子的坟墓。这体现了古代的左昭右穆制度,昭穆是我国古代的宗法制度,指宗庙、墓地或神主的辈次排列。古人在室内座次以东向为上,其次才是南向、北向和西向。古有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的礼仪。
下葬结束,子孙们把各界送来的花圈摆放到墓地周围。队里的乡亲返回去吃席。死者的女儿和儿媳在会用鸡毛掸子扫墓,大女儿问:“妈,这里好住吗?暖和吗?”小女儿回答:“好住,暖和多了。”亲人会烧了纸钱和纸做的家具电器,以备死者在另一个世界使用。下葬结束,子孙们把各界送来的花圈摆放到墓地周围。队里的乡亲返回去吃席。死者的女儿和儿媳在会用鸡毛掸子扫墓,大女儿问:“妈,这里好住吗?暖和吗?”小女儿回答:“好住,暖和多了。”亲人会烧了纸钱和纸做的家具电器,以备死者在另一个世界使用。
亲属们在墓地一起吃水饺,并祭祀死者,寓意最后和死者吃顿团圆饭。亲属们在墓地一起吃水饺,并祭祀死者,寓意最后和死者吃顿团圆饭。

我出生在汾西县,童年在这里度过,父亲是北京知青,到上中学的时候全家迁回了北京。关于传统葬礼,脑海里只有小时候关于送灯的模糊的记忆,晚上在家听到外面锣鼓唢呐的丧乐,大人会说是哪家死了人了在送灯,我就会跑出去看热闹,早年县城里没有路灯,路很黑,但位于黄土高原山顶端的县城总是能看到满天繁星,身着白色孝服的队伍在灯笼橘红色的光芒映衬下更具神秘气氛和仪式感。

姥姥身体一直很好,去世时虚岁87,也算是高寿喜丧,家里子孙满堂,重孙就好几个。老人小脚,不识字,三从四德,全是封建社会的影子,也是历史的见证。现在她去世了,我回老家送她最后一程以尽孝道,也想着能用照片记录下来整个事件,整个家族,永久保存。相对于红事,白事上拍照片还是很忌讳的一件事,会被有些人认为大不敬,好在家里的长辈同意了我的请求,但我拍的还是小心谨慎,同时我也得参加仪式磕头祭拜。

从我肤浅的了解,按照传统习俗,葬礼一般在死亡后的第七天下葬,也有五天下葬的。主要仪式是设置灵堂,遗体入殓,供各界亲朋好友敬献花圈与吊念。灵堂外会请来戏班子演奏好几天,有时唱戏有时唱流行歌曲,有时乐队锣鼓齐鸣。到了傍晚太阳落山要开始送灯仪式,一般下葬前一天的晚上规模比较大,另外第三天和第五天也要举行。送灯仪式开始时,戏班子敲锣打鼓吹喇叭演奏在前,子孙亲属披麻戴孝行走在后,辈分高的男性依次提着灯笼,拿着祭品,其他亲属手持孝棍,在乡亲好友的陪同下组成一列长队,绕着县城穿行,不时会停在路中间磕头祭拜,最后会在朝着坟墓向西方向举行焚香祭祀,并把灯里的火种留下,指明灵魂升天之路。下葬前一天晚上的送灯仪式结束后,要举办最隆重正式的祭拜礼仪活动,所有亲属好友都会到场参与,结束后要有子孙彻夜守灵到早上,最后就是起灵和下葬仪式。

相对于城市人去世时的草草火化,匆匆缅怀,我姥姥的葬礼可以说是隆重而风光。她要是在天有灵,一定会对她的后事满意,对她的子孙满意。葬礼持续了数日,每天我们这些孝子孝孙都披麻戴孝,参与各种祭拜礼仪,并伴着丧乐,绕着全县城恭送亡灵。通过这些礼仪,子孙们能更多的追思故人,悲伤之情也能更多地释放并最终得以释怀。仪式的参与感将永生难忘,得以使中国的传统文化根深蒂固,一脉相承。然而随着中国城镇化的进行,这种被认为是封建迷信活动的传统葬礼已经越来越少,县城里有的乡镇已经没有了此项活动,有些市县则完全绝迹。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