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朝鲜永久禁止入境的摄影师,在朝鲜都拍了什么?

看看世界发布:2017-06-14
0
评论:0

朝鲜人总是被西方媒体认为是一群落后、难以接触、奉行集体主义的人,大多数人都不会将朝鲜列为旅行的首选之地。但是这是一种片面的刻板印象,在这里你不仅可以尽情滑雪,还可以支把大伞,在绵长的海滩上悠然散步,甚至可以沿着墙垣踱步,感受冷战时的剑拔弩张。对于那些渴望探寻新奇的冒险家,朝鲜绝对是一个敞开的百宝箱。

作者 | Eric Lafforgue
1964年生于法国,世界著名纪实摄影师。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
“禁止拍摄军队,禁止拍摄贫穷场景,禁止拍摄政要车辆,未经允许禁止拍摄路人等,所有的对话都需要在导游的陪同下进行。”见到我的导游先生和金小姐不久后,我收到了这样的禁令。导游先生会讲法语,且拥有多场纪录片拍摄及电视演讲的良好经验。金小姐是主修英语的大学生,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平壤,对于要陪同我们走遍朝鲜这件事,她显得欣喜异常。“禁止拍摄军队,禁止拍摄贫穷场景,禁止拍摄政要车辆,未经允许禁止拍摄路人等,所有的对话都需要在导游的陪同下进行。”见到我的导游先生和金小姐不久后,我收到了这样的禁令。导游先生会讲法语,且拥有多场纪录片拍摄及电视演讲的良好经验。金小姐是主修英语的大学生,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平壤,对于要陪同我们走遍朝鲜这件事,她显得欣喜异常。
朝鲜的国庆日9月9日当天,平壤的公园里到处都是野餐的家庭,我可以自由地在附近观光,当地人会分享一些烧酒和吃的给我,请我和他们一起合影,还会拉手风琴,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跳舞。有个稍微大胆一些的人,上前问我来自哪里,当得知我是法国人时,在场女性们的眼睛都亮了,纷纷和我讨论起法国香水来。男人们则会说到齐达内,老人们告诉我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就读过雨果的作品!我发现多数男生只和男生跳舞。我好奇地问起导游来,他不以为意地回答道:“因为他们害羞啊!难道你会和陌生女性共舞吗?”他简直无法想象如果邀请陌生女性跳舞后,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朝鲜的国庆日9月9日当天,平壤的公园里到处都是野餐的家庭,我可以自由地在附近观光,当地人会分享一些烧酒和吃的给我,请我和他们一起合影,还会拉手风琴,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跳舞。有个稍微大胆一些的人,上前问我来自哪里,当得知我是法国人时,在场女性们的眼睛都亮了,纷纷和我讨论起法国香水来。男人们则会说到齐达内,老人们告诉我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就读过雨果的作品!我发现多数男生只和男生跳舞。我好奇地问起导游来,他不以为意地回答道:“因为他们害羞啊!难道你会和陌生女性共舞吗?”他简直无法想象如果邀请陌生女性跳舞后,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暮色初降之际,金日成广场上人山人海,成百上千的学生、穿着黑色西装的成年男子,还有穿着五颜六色裙子的女人们都在等待舞蹈开始的音乐信号。我很开心,因为可以无所顾忌地给跳舞的人们拍照。他们热情地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跳,不过当我真开始试着和他们一起跳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爆发出了笑声。说实话,这些歌曲听起来还颇像卡拉OK版本的巴伐利亚圆舞曲。暮色初降之际,金日成广场上人山人海,成百上千的学生、穿着黑色西装的成年男子,还有穿着五颜六色裙子的女人们都在等待舞蹈开始的音乐信号。我很开心,因为可以无所顾忌地给跳舞的人们拍照。他们热情地邀请我和他们一起跳,不过当我真开始试着和他们一起跳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爆发出了笑声。说实话,这些歌曲听起来还颇像卡拉OK版本的巴伐利亚圆舞曲。
不可否认,平壤的变化日新月异。新社区已经开发出来,马路宽广得都能起降大型喷气式飞机,而路上奔驰的车辆也越来越多。不可否认,平壤的变化日新月异。新社区已经开发出来,马路宽广得都能起降大型喷气式飞机,而路上奔驰的车辆也越来越多。
年轻人的着装日益西化,喜欢斜戴棒球帽。年轻人的着装日益西化,喜欢斜戴棒球帽。
城市里,供游客参观的主要景点是被称为天堂的地铁站、金日成的出生地、两代伟大国家领导在万寿台的巨型雕像(你可以花3欧元买一束鲜花,摆在雕像脚下以寄崇敬之情)、凯旋门(导游向我保证这个凯旋门要比巴黎的大得多)、烈士陵园,还有主题思想塔。不过新的景点也在陆续增加,看来可以大大改善城市人平日沉闷的生活。城市里,供游客参观的主要景点是被称为天堂的地铁站、金日成的出生地、两代伟大国家领导在万寿台的巨型雕像(你可以花3欧元买一束鲜花,摆在雕像脚下以寄崇敬之情)、凯旋门(导游向我保证这个凯旋门要比巴黎的大得多)、烈士陵园,还有主题思想塔。不过新的景点也在陆续增加,看来可以大大改善城市人平日沉闷的生活。
游乐园的摩天轮已锈迹斑斑,却吸引着勇敢者尝试,以前用来给孩子们打气枪的铺子总是以美国士兵漫画为靶子,如今也不复存在,许多新的游乐设施正在逐渐取代老旧的大型玩具。我还注意到一家提供汉堡的餐厅,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游乐园的摩天轮已锈迹斑斑,却吸引着勇敢者尝试,以前用来给孩子们打气枪的铺子总是以美国士兵漫画为靶子,如今也不复存在,许多新的游乐设施正在逐渐取代老旧的大型玩具。我还注意到一家提供汉堡的餐厅,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朝鲜文化非常注重干净与整洁,当地人显然不是很适应汉堡这种食物,他们吃汉堡的时候都戴着餐厅提供的塑料手套,以防手指被弄脏。朝鲜文化非常注重干净与整洁,当地人显然不是很适应汉堡这种食物,他们吃汉堡的时候都戴着餐厅提供的塑料手套,以防手指被弄脏。
导游先生总是会向我推荐一些匪夷所思的旅游景点,比如鸵鸟饲养场、射击场、早产儿养护中心和塑料水瓶生产厂等,最终我勉强选择了一个位于咸兴的化学工厂。更确切地说,咸兴化学厂是一座化肥厂,此时此刻我就站在它的面前。我肯定没有哪个国家会推荐游客参观本国的化肥厂。导游先生总是会向我推荐一些匪夷所思的旅游景点,比如鸵鸟饲养场、射击场、早产儿养护中心和塑料水瓶生产厂等,最终我勉强选择了一个位于咸兴的化学工厂。更确切地说,咸兴化学厂是一座化肥厂,此时此刻我就站在它的面前。我肯定没有哪个国家会推荐游客参观本国的化肥厂。
阿里郎的表演地点在五一体育馆,体育馆里坐满了士兵,有一个贵宾包厢专供偶尔前来并愿意掏300欧元观看表演的外国游客使用。同时,外国游客还能得到一瓶水。阿里郎这样的盛会无疑是一个能够和朝鲜人交流的绝顶良机。从每年夏季开始,一直持续至9月,成千上万的体操运动员与音乐家不分年龄与性别,从国家的四面八方汇聚至此,带来繁盛至极的大型演出。金小姐告诉我她曾经也参加过阿里郎表演,她负责吹奏黑管,这让她的家人非常骄傲。阿里郎的表演地点在五一体育馆,体育馆里坐满了士兵,有一个贵宾包厢专供偶尔前来并愿意掏300欧元观看表演的外国游客使用。同时,外国游客还能得到一瓶水。阿里郎这样的盛会无疑是一个能够和朝鲜人交流的绝顶良机。从每年夏季开始,一直持续至9月,成千上万的体操运动员与音乐家不分年龄与性别,从国家的四面八方汇聚至此,带来繁盛至极的大型演出。金小姐告诉我她曾经也参加过阿里郎表演,她负责吹奏黑管,这让她的家人非常骄傲。
对面的看台有至少2万名青少年用手中的大书拼成一幅巨大的画卷,并通过给书翻页来变换画卷的内容。他们就像一个个人类像素点一般,一点一点拼凑出气势磅礴的大画卷。阿里郎更是一场运动员的盛会,人们高唱鼓舞士气的歌曲,叙述壮烈的历史故事。从头到尾,一幅幅歌颂国家伟大领袖的凯旋盛举,还有赞颂经济飞跃发展的画面都是盛会的主要背景。对面的看台有至少2万名青少年用手中的大书拼成一幅巨大的画卷,并通过给书翻页来变换画卷的内容。他们就像一个个人类像素点一般,一点一点拼凑出气势磅礴的大画卷。阿里郎更是一场运动员的盛会,人们高唱鼓舞士气的歌曲,叙述壮烈的历史故事。从头到尾,一幅幅歌颂国家伟大领袖的凯旋盛举,还有赞颂经济飞跃发展的画面都是盛会的主要背景。
离开平壤,乘车在各地穿梭之时,我切身体会到了这个国家因穷困所受的煎熬。在途中,我发现了一座异常好客的小渔村。荣格坪里村显然得到了政府不少资助,这样的村子是国家用来向游客展示农村社会繁荣的绝好案例。离开平壤,乘车在各地穿梭之时,我切身体会到了这个国家因穷困所受的煎熬。在途中,我发现了一座异常好客的小渔村。荣格坪里村显然得到了政府不少资助,这样的村子是国家用来向游客展示农村社会繁荣的绝好案例。
村民的房屋都非常崭新,每家都配有电视和空调。我在村长的家里住下,我的房间里还有个浴室,在当地算是非常奢华的配置了。唯一令人感到沮丧的是一个装满冻鱼、发臭的冰柜。这种臭味从侧面也反映出村子里停电是家常便饭的事。村长非常自豪地带我去他的房间,屋内挂满了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照片。村民的房屋都非常崭新,每家都配有电视和空调。我在村长的家里住下,我的房间里还有个浴室,在当地算是非常奢华的配置了。唯一令人感到沮丧的是一个装满冻鱼、发臭的冰柜。这种臭味从侧面也反映出村子里停电是家常便饭的事。村长非常自豪地带我去他的房间,屋内挂满了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照片。
我的房间非常舒适、整洁,墙上铺满了复古的墙纸,唯一缺少的是一张“床”。我的房间非常舒适、整洁,墙上铺满了复古的墙纸,唯一缺少的是一张“床”。
一个米老鼠相框里面放着一张年轻士兵的照片。看到我好奇的目光,村长说到:“这是我儿子,他正在服兵役。”当我问到什么时候他儿子才可以退役回家时,他答道:“一直到祖国统一。”一个米老鼠相框里面放着一张年轻士兵的照片。看到我好奇的目光,村长说到:“这是我儿子,他正在服兵役。”当我问到什么时候他儿子才可以退役回家时,他答道:“一直到祖国统一。”
每逢冬季,当地人的生活就会变得举步维艰。有时候人们甚至会挨饿,他一生中最幸运的一天是金正日前来参观他的村庄。每逢冬季,当地人的生活就会变得举步维艰。有时候人们甚至会挨饿,他一生中最幸运的一天是金正日前来参观他的村庄。
我要求导游带我去隔壁的村庄转转,但是他坚持声称没有必要,因为这些村子都是一样的。我要求导游带我去隔壁的村庄转转,但是他坚持声称没有必要,因为这些村子都是一样的。
下午5 点,我被要求回到房间休息,似乎我在户外待了太久,导游不愿让我看见太多当地人的生活场景,然而我从后车窗里看见了一位村民和载满干柴的小车。下午5 点,我被要求回到房间休息,似乎我在户外待了太久,导游不愿让我看见太多当地人的生活场景,然而我从后车窗里看见了一位村民和载满干柴的小车。
到了晚上,村长在花园铺开一张毯子,准备烤蛤蜊。他在蛤蜊周围满满浇了一圈汽油,然后用火柴点燃了汽油。所有人都兴奋地看着腾腾的火焰,而只有我感觉怪怪的,仿佛自己是在吃机器零件一样。到了晚上,村长在花园铺开一张毯子,准备烤蛤蜊。他在蛤蜊周围满满浇了一圈汽油,然后用火柴点燃了汽油。所有人都兴奋地看着腾腾的火焰,而只有我感觉怪怪的,仿佛自己是在吃机器零件一样。
早上6点,在我还赤身裸体的时候,村长径直进入了我的房间,并给我带了一桶水。村长告诉我把电热器放进去一会儿,水就会变热,于是我在担心被电击的心情下,结束了晨浴。早上6点,在我还赤身裸体的时候,村长径直进入了我的房间,并给我带了一桶水。村长告诉我把电热器放进去一会儿,水就会变热,于是我在担心被电击的心情下,结束了晨浴。
临别之际,我们像朋友一样拍了张合影,他们邀请我以后再来这里做客,我也答应会邀请他们来法国,但是我知道我无法信守承诺,因为他们无法轻易出国,而我也因屡次报道朝鲜被永久禁止入境。临别之际,我们像朋友一样拍了张合影,他们邀请我以后再来这里做客,我也答应会邀请他们来法国,但是我知道我无法信守承诺,因为他们无法轻易出国,而我也因屡次报道朝鲜被永久禁止入境。

本文收录于《焦点之外:发现世界的隐秘一面》一书。

关于Eric Lafforgue

艾瑞克·拉弗格(Eric Lafforgue),1964年生于法国,世界著名纪实摄影师。艾瑞克的摄影生涯始于2006年,他长期关注地球上人迹罕至的地区,罕见的民族和人群,致力于记录并保护濒临灭绝的部落文化。他走过近80个国家和地区,其作品多次发表于美国《时代》周刊、《国家地理》杂志、《纽约时报》、《孤独星球》、CNN和BBC等全球重量级媒体。他也是欧洲领先图片社(RAPHO)的成员。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