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第三性别”者:这里仍充满歧视

看看世界发布:2017-07-31
0
评论:0

2013年1月,尼泊尔宣布开放变性人申请公民身份,半年之后,尼泊尔当局对跨性别人士发出全世界第一本“第三性别”护照,展现出这一南亚宗教国家对性别问题的态度。同年,芬兰籍英国摄影师马特·林登(Matt Linden)前往尼泊尔,跟踪纪录了数位生活在尼泊尔跨性别者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塔斯特林》(Tesrolinga)基于摄影师对该地区性别文化而展开,尝试去讨论这个群体在进步的法律保护和传统文化之间所面临的困惑。


作者 | 何伊宁
谷雨特约撰稿人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

尼泊尔被列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此外,它也是一个保守的国家,对君主政体、宗教制度、种姓制度和排他性政治有着强烈的忠诚。过去十年来,尼泊尔在争取两性平等和性少数群体的斗争中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进展——尼泊尔在公民身份选项中增加“第三性别”类别,尼泊尔银行允许个人开立“第三性别”账户……

然而,尽管这个国家提供更多性别权利给性少数族群,在执行上仍遇到许多难题。LGBTI群体特别容易成为警察和民事暴力殴打、威胁、敲诈甚至谋杀的目标。“这里仍然充满歧视”,尼泊尔跨性别者表示。

《塔斯特林》。《塔斯特林》。

我必须找到这些人,了解这一切

谷雨故事:据我所知,你早前是在结束汇丰银行的工作之后才开始从事摄影创作的,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

马特·林登:我是英国裔芬兰人,在伦敦出生、长大。毕业后出于经济需求,我去了汇丰银行工作,接触金融、数字、公司,但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在我25岁生日时,我哭了。我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我就提前步入50岁了,我这一生又做了什么呢?后来又工作了不到一年,我买了一部好相机,辞掉了工作。

我去各地旅行,放放松、拍拍照。一年以后,我去了赫尔辛基一家很成功的工作室实习,因为我想学习布光和商业摄影,但后来我发现,总体上说,待在工作室里拍光线完美的照片很枯燥。于是我又去各地旅行,比如,在西藏生活了几年,最后,2013年,我回到伦敦读硕士。从那时起,我的摄影事业开始蒸蒸日上。

谷雨故事:你最初是怎样想到去关注尼泊尔的跨性别问题的?

马特·林登:我当时一直在做一个项目,采访男同性恋者的父母,了解当他们知道自己孩子出柜时的感受。我在美国和英国都做了采访,按照计划,接下来要去瑞士、芬兰、迪拜和尼泊尔。可刚到尼泊尔没几天,就遇到了尼泊尔地震,丢失了之前收集的大部分材料。

我可以继续采访,但遇到地震的“祸”最后好像成了“福”,回想一下,我前面做的并没有很好。在网上查资料时,我恰好看到一篇文章,提到尼泊尔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同性恋组织“蓝色钻石协会”。那篇文章还提到,尼泊尔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官方允许“第三性别”的国家。我立刻知道,我必须找到这些人,了解这一切。

尼泊尔LGBTI群体,图片出自《塔斯特林》。尼泊尔LGBTI群体,图片出自《塔斯特林》。

谷雨故事:你最开始是怎么找到这些跨性别人士的?他们作为第三性别,在尼泊尔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马特·林登:我给“蓝色钻石协会”打了电话,他们说我可以改天去那看看,所以我窜上出租车,在加德满都的小巷穿梭,寻找他们的总部。某个行政人员接待了我,带我看了他们的办公室,告诉我他们从事的工作,然后说我可以到处转转,看看是否有人愿意参与我的项目。我在里面转,遇到一个又一个愿意参与采访的人,最后大约有10个人跟在我旁边。Tesrolinga是尼泊尔语中对“第三性”的说法。

我们要记得,尼泊尔作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对普通人来说都有很大压力,更不要说性取向不同的少数人。一场持续了10年的内战,加上一个混乱的政治体系,就是麻烦的温床。在任何方面,“与众不同”都不是易事。在某些时候,身为“男同”或“女同”也许还好,因为性取向并不是那么容易被看出来。但如果是变性人,就明显得多,能看得出来,所以变性的确需要勇气。在尼泊尔这种国家,变性意味着在街上被人嫌弃,意味着找不到工作,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做。

实际上,在印度和尼泊尔文化中,“第三性”有很长的历史渊源——他们非男非女,而是完全独立的一群人,他们天生就生错了性别。由于英国将维多利亚时期的法律和思想传到这两个地方,同性恋等行为就被明令禁止了,第三性人群成了被鄙视的对象。

从“我的作品”变成“我们的作品”

尼桑在加德满都,2013年。图片出自《塔斯特林》。尼桑在加德满都,2013年。图片出自《塔斯特林》。

谷雨故事:你在这个项目的创作过程中做过哪些研究?

马特·林登:事实上我并没有做太多研究,因为这些都是自然发生的。我丈夫的姐姐是性别与政治研究上的著名教授,她教会我很多。幸运的是,她结识的人之中,有一个人为她完成关于尼泊尔变性人的博士论文提供了很大帮助,她的论文也帮助我了解了变性人出现的经济、社会和文化背景。

我对这个话题的了解主要来自和这些当事人的谈话和相处。我能用一整天时间阅读他们的经历,但都比不过听他们亲自说出来。我和他们一起上街,跟他们一起吃饭,去他们家里做客,听他们讲自己如何找工作又如何被拒绝,了解人们对他们的非议,以及他们遇到的麻烦,这些都变得无比真实。

谷雨故事:Tesrolinga这个题目有什么含义吗?

马特·林登:Tesro指“第三”,linga指“性别”。关于题目,我努力思考了很长时间,给它起名叫“第三性”似乎不大好,因为英文听起来不好听,但这个题目又能立刻让观众了解主题。Tesrolinga是尼泊尔的第三性人对自己的称呼,而且它和我选择的字体也很配。

视频:《塔斯特林:尼桑》。时长:5分55秒

谷雨故事:除了静态照片,你还创作了一系列的录像以展现这些个体的日常生活。在这部作品中,静态照片和录像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马特·林登:我展开这个项目是为了做一部摄影书,让我能有一些实体的成果拿来和被我采访的对象分享。我当时在那里拍照,一周过后,我忽然意识到,这都是我自己眼中的“贫困色情”。照片里脏乱的环境、色彩都是我这个西方人眼中的完美作品,但那又如何?我没有在讲述他们的故事,或者说,我没有让他们自己讲自己的故事。于是我开始录制采访他们的日常生活,最终成为这个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整个项目如果以多媒体形式呈现会好很多。而且项目从“我的作品”——从我的视角记录加德满都的变性人,变成了“我们的作品”,是我们共同创作的作品,讲述他们的故事。

静图和短片混合,能展现静态瞬间,同时把他们说的内容固定下来。画面和声音与静图混合,是一种让人们讲述故事的有力方式。

大多数人认为这部作品会比较消极和压抑,但我得到的大部分反馈是,这部作品很令人振奋。你并不会为这些变性人感到惋惜,而是觉得“哇,这些人真的太棒了!”

努力活得有价值

谷雨故事:我从你的网站了解到你正在和 “蓝色钻石协会”一起为所有尼泊尔人,包括性少数人,争取平等的权利。能再说一些你们合作的背景吗?

马特·林登:我并不能说自己为“蓝色钻石协会”做了很多,因为他们已经获得了很多国际机构的帮助,比如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但我会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尽我所能去宣传、促进他们的理念,那就是对所有的人抱有宽容的心和爱。

变性人安佳丽。图片出自《塔斯特林》。变性人安佳丽。图片出自《塔斯特林》。

谷雨故事:我听说你的一个采访对象出名了。尼泊尔人对第三性人的看法有改观吗?或者说你的作品出现后,有什么地方发生了改变?

马特·林登:我在尼泊尔妇女节“Teej”上结识了安佳丽(Anjali),在这个节日里,全国的女士们都穿上最漂亮的衣服,通常是红色的纱丽服。当时,这个美丽、高挑、优雅的女孩姗姗来迟,穿着一身简约的服饰走进来,当时我就想“哇,这个女孩像个模特!”我跑过去自我介绍,问我是否可以与她合影,以及她是否愿意参与我的项目。那一周,我们又约了一起吃晚饭,我给她介绍项目的细节。接下来的两周,我和她还有她的朋友出去玩。她给我讲的第一件事就是,她刚来加德满都的时候,在做服务员,一位顾客说她看起来像一个法国模特。于是她对做模特产生了兴趣。

视频:《塔斯特林:安佳丽》。时长:5分01秒

最近,她给我写信,让我把所有她的照片都发给她,其中很多都是她让我拍的穿不同服饰的肖像照。她提到,她正在参加印度的一个大型模特大赛,而且经过层层选拔得了冠军。这在印度是个突破,所以引起全国和世界的关注。对于安佳丽来说,她美梦成真。她接受世界各地新闻媒体的采访,很多报道还用了我拍的照片。

我觉得主要的改变显而易见。有更多的跨性别者进入到媒体和公众的视线,像安佳丽这样的人也帮助尼泊尔人甚至全世界的人,改变人们的认知。安佳丽现在的国际名模事业正稳扎稳打,我的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谷雨故事:能简单介绍一下你现在的项目吗?我了解过你的新项目Lhasa Cool,真心喜欢你的想法。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马特·林登:Lhasa Cool是我最近的项目,关于拉萨街头的青年文化。我从2011年到2015年间曾在西藏住了几年,为这个项目拍摄作品。

当你想到拉萨或西藏,你会想到高山、草地、牦牛和僧人,这是有原因的——几乎所有对西藏的刻画都集中在它的朝圣和精神生活上,构成了西方和中国“香格里拉”的意境。但这些刻画多大程度上能表现出当代西藏城市生活的审美呢?在过去50年中,随着政府对拉萨的经济投资增多,随着拉萨逐渐走向现代化,变成一个四通八达的城市中心,其从人口特征到空间特征都发生了改变。尽管这里山高路远、相对独立,但年轻的西藏人有信心在保留独特文化的同时塑造新的形象。

从传统上来看,服饰是西藏人表达自我的主要途径。不同风格的邦典(彩色的围在腰上的围裙)、精心梳就的发型及夸张的珠宝都能显示一个人的信息:来自什么地方、是否已婚以及社会地位如何。如今,年轻人又将各种风格融入其中,包括韩国和日本的流行乐队、欧洲的时尚杂志、美国的饶舌歌手、篮球明星和青年演员。

《Lhasa Cool》。《Lhasa Cool》。

照片让观众从兼具娱乐性、试验性和传统性的风景中了解拉萨的年轻人;西藏年轻人在周末朝圣时,上身穿传统楚巴(西藏长袍),下身穿耐克鞋的并不少见,然后还会把袍子换成现代皮夹克,脚穿藏靴,去参加晚上的聚会。我们没有看到风格上的冲突,反而这些年轻人把各种风格融为一体。

这些照片展现了西藏青年塑造自己新形象时的途径,他们有选择地融合世界各地的风格,有意识地将外来元素与传统文化结合。他们努力适应迅速发展的西藏,希望自己与内陆城市结合更紧密,同时又要保留他们独特的西藏印记。

西藏。西藏。

谷雨故事:除了摄影之外,你还有其他爱好吗?

马特·林登:我对佛教哲学以及佛教分析、看待现实的方式很感兴趣,这其中包含了冥想的成分。我认为这和摄影能很好地贴合,因为冥想能帮助我们清除杂念、集中思想,这对创作是很重要的,也许对感知周围事物也很重要。

除此之外,我还喜欢亲近自然。我出生在伦敦的钢铁森林里,我的祖父母住在芬兰中心一个小岛上,我偶尔会在那里度过夏日的漫漫长夜。这让我理解了大自然的力量——理解了大自然是如何给予我们全部,又是如何治愈我们的。无论是在海边、森林,还是在山顶,与大自然相连的确让我觉得自己完整了。我最终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努力活得有价值。我的生命不仅属于我自己,也属于其他人。

关于马特·林登

马特·林登(Matt Linden),芬兰籍英国摄影师,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中文系,获伦敦传媒学院纪实摄影硕士学位,现居伦敦和赫尔辛基。作为旅行家和梦想家,他热爱登山、星辰和日落,常年出没于挚爱之地 —— 喜马拉雅,会说英语、中文和藏语。曾多次参与包括美国、日本、印度在内的全球性摄影项目,作品曾多次被BBC、CNN、TIME OUT 等国内外杂志报道。有别于传统旅行风景摄影,他更注重花费大量时间来了解某个特定地区的人文历史,用镜头记录只属于他的某段生活经历,探讨人类生命中的双重性与转瞬即逝的时光。

讨论

你认为我们应如何看待LGBTI群体?

欢迎在评论中与我们分享。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