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约翰·莫里斯,就是在缅怀图片编辑最好的时代

谷雨访谈发布:2017-08-04
0
评论:0

7月28日,被《纽约时报》称为摄影史上最伟大的图片编辑——约翰·莫里斯(John G. Morris)在巴黎去世,享年100岁。


这位百岁老人在他80年的图片编辑生涯中,曾为《生活》杂志、《纽约时报》等媒体工作,也是马格南图片社成立以来的第一位图片主编。他的去世,为今天的图片编辑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作者 | 谷雨故事
韩萌、李婧怡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

作为一名图片编辑,莫里斯的传奇“作品”都与战争息息相关:在《生活》杂志工作时,他把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拍摄的诺曼底登陆照片及时送到了纽约,刊登在第二周出刊的杂志上。

诺曼底登陆。摄影/罗伯特·卡帕诺曼底登陆。摄影/罗伯特·卡帕

越战时,两张著名的战地摄影图片成为了人们对越战历史的珍贵记忆:一张是艾迪·亚当斯(Eddie Adams)拍摄的西贡区长爆头处决一名暴动越共疑犯的照片,另一张是黄功吾拍摄的越南女童赤身裸体哭着逃离被汽油弹轰炸的村庄。

这两张图片的问世都与莫里斯有关:莫里斯当时在为《纽约时报》工作,他力主将这两张照片分别放到了《纽约时报》两天的头版上,后来,这两张照片都获得了普利策奖。

“枪毙越共”与1968年2月2日的《纽约时报》。“枪毙越共”与1968年2月2日的《纽约时报》。

阅图无数的莫里斯自己也有不少摄影作品,2014年他出版了《法国的某处》并在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上展出。他说自己原本是打算拍下战争间的空白,但这些空白反而描绘了战争的真实图景。

战争摄影贯穿于莫里斯的职业生涯,但除了对二战的态度之外,他一直都是和平主义者。

约翰·莫里斯在巴黎家中。摄影/阿巴斯约翰·莫里斯在巴黎家中。摄影/阿巴斯

相比于著名摄影师,站在图片背后的约翰·莫里斯,中国人知道得并不多。映画廊策展人那日松将莫里斯称为真正的摄影英雄。2014年11月巴黎摄影博览会期间,他拜访了97岁的莫里斯,并得到了莫里斯签名赠送的自传Get the Picture: a Personal History of Photojournalism。他当场询问莫里斯是否愿意将这本书在中国出版并得到了同意。

那日松回国后把这本书拿给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社长殷德俭看后,出版社很快与莫里斯正式签署了出版合同。目前此书正处于出版前的最后阶段,可惜老人没能亲眼看到自传中文版的面世。

约翰·莫里斯自传。摄影/那日松约翰·莫里斯自传。摄影/那日松

自传的中文译名暂定为《搞定那张照片》,殷德俭认为,莫里斯一生不知搞定了多少张照片,这本20多万字的书,写下的是一个传奇老人的经历,更是一部独特的20世纪摄影史。

莫里斯曾对今天的摄影师提出建议:“在新闻业,我们的第一要义就是意义,是图片中的真相——这张图片有没有说明什么重要的内容?它是真的还是假的?而构图和形式这些美学层面的问题则是次要的。一张理想的叙事图片首先要有意义,其次,如果可以两全的话,我们才考虑它的形式,比如好的构图,因为好的构图能让人们将眼球聚焦在图片上。”

1969年,约翰·莫里斯在曼哈顿家中。摄影/Librado Romero1969年,约翰·莫里斯在曼哈顿家中。摄影/Librado Romero

传奇图片编辑的一生让人唏嘘,但他的建议更值得我们思考:如今新闻行业已经进入多媒体时代,图片编辑的重要性还一如往常吗?我们采访了8位视觉工作者,让他们来谈谈自己的看法。

嘉宾介绍

我们为何怀念约翰·莫里斯?

@那日松

如果摄影界也有英雄的话,他算一个,他是真正的摄影英雄。

@李楠

图片编辑是价值观的塑造者,是视觉传播的核心。它必须要跳出摄影看摄影,要站在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待图片,决定传播什么、如何传播、以及怎样延伸与反馈。

伟大的图片编辑能够使图片在社会公共空间发生重要影响,而不仅是在摄影的小圈子获得点赞。就像约翰·莫里斯的重要成就之一是说服他的主编发表了那两张越战图片,表达了对战争的价值观,从而改变了大众对越战的态度。这比编辑图片本身更重要。

@尤文虎

美国图片编辑约翰·莫里斯的仙逝能在中国摄影领域产生一些震动,这多少让人有些意外。但从朋友圈里简短的转发文字中,还是能够读出这些感怀与叹息背后所携带的语境,这与当下中国媒体行业的整体焦虑不谋而合,仿佛莫里斯的离世也带走了图片编辑最美好的一个时代那样。

纸媒时代,图片编辑重要吗?

@李楠

这个问题让人感慨。如果大家公认“图片编辑岗位很重要”,那这个问题就不会在十几年来一直被提出,这暴露出很多问题。

确实,也许最大的问题就是图片编辑并没有得到应有的理解与尊重。大部分摄影人认为图片编辑就是剪裁图片,排个顺序写点儿文字,再润色一下而已。事实上,图片编辑与摄影师的合作,不仅是提升影像价值,而是建立一个具备摄影师个人辨识度的视觉系统。

优秀的摄影师是少数,优秀的图片编辑是少数中的少数。因为各方面原因和限制,很多图片编辑还没从照片堆里跳出来,受到很多条件的限制。这一点,图片编辑自身要努力改变。

有专职人员在传播领域担任图片编辑的工作,是伴随近代新闻史开始的,更具体地说,是应视觉传播和大众对视觉的需要而出现的。

1999年我成为了一个图片编辑。当时国内高校没有图片专业,我学了7年新闻,在学校也没听说过图片编辑,没有人教图片编辑怎么做。现实对图片编辑有强烈的需求,专业教育上却相对滞后。图片编辑必须在大量实践中积累经验,越是这样越会发现这是个专业化程度很高的工作。

首先,图片编辑不但要编辑图片,还要考虑生产和传播流程、与读者的互动以及后续新闻价值的延伸,这些都是图片编辑通过考虑、统筹、指挥等大量实践工作完成的。

同时,图片编辑需要建立视觉价值观,与所在媒体的价值观保持一致,适当时要在某种程度上修正和推进媒体的价值观。它需要站在社会的立场,从纷纭复杂的事实中提炼面向大众的、有益和有效的价值观,表达方式以图像为主。

@那日松

图片编辑从来都是一个重要的职业。媒体里,图片编辑的地位永远高于摄影师,这应该算是国际惯例。

但在中国正好相反。我记得90年代我工作的时候,很多媒体的图片编辑都是由刚分配来的大学毕业生担任,相当于是摄影师助理。严格说,那时中国没有图片编辑,也没有这方面的训练。

90年代末以后,国内媒体迅猛发展,媒体对图片编辑的需求不断增加时,其价值才真正显现出来。有段时间,图片编辑甚至成了一个热门职业,但很多人也是滥竽充数。这么多年,中国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牛的图片编辑。

图片编辑有很多种类型,报纸、杂志、画册、网络等媒体都有自己独特的专业要求。

我觉得图片编辑也是艺术家,需要天份,比如强烈的新闻敏感度,完美的设计感和审美力,不是谁都可以做图片编辑的。

我见识过三个牛逼的图片编辑。第一个是在巴黎,法国摄影师阎雷带我去见法国著名的画册编辑纳希,他编辑的摄影画册社会性很强,发行量巨大。第二个是普雷基,普雷基这一生可能没拍过一张照片,但他对图片的感觉和开阔的编辑思路总会给你无限启发。第三个就是约翰·莫里斯。

@明晔

影像对人和社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太大了,有些是间接的却是深远的。作为图片编辑,我们要不断审视自身的偏见和盲点,尽可能准确刻画自己不了解、不相关的人群。

但传统的编辑部里,照片就是配图,摄影师和图片编辑总被认为是陪衬,很不受重视。裁员时传统的图片部门肯定最先遭殃。

图片编辑会被很多外行看成一个非常主观、没有技术含量的工种,工作成果很少能被量化。

在纸媒时代,图片编辑的工作职责比较单一和固定。但今年年初,《纽约时报》在其公布的《2020战略书》中特别提到了视觉的重要性,并相应做出了策略转变,不仅计划增加视觉领域的岗位,还要确保更多做视觉的人当上领导,让他们不再次于文字,给自由摄影师涨了稿费,我觉得这都是特别值得高兴的。

@周娜

在纽约学习时,我印象很深的是,做了11年图片编辑的Amy Pereira介绍的Matt Black项目Geography of Poverty:摄影师带着想法找到图片编辑,一起慢慢发展这个题,针对不同观众找到不同受众平台,制定不同发布周期和形式,从头到尾根据受众和项目做有意识地设计,如果没有和优秀图片编辑的合作,项目很难做到这样有机生长,并呈现出复杂的层次。

今年7月,Fred Ritchin教授为我们示范编辑作品时说,他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同样的作品,不同的编辑会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

弗里德·里奇(Fred Ritchin)教授为学生展示编辑作品。摄影/周娜弗里德·里奇(Fred Ritchin)教授为学生展示编辑作品。摄影/周娜

@殷德俭

图片编辑是幕后之人,所以容易被忽略。编辑岗位的一种境界是看不出“创造”的创造,要调度好所有素材,最终把自己的思考和语言融合在作品之中。这个岗位特别重要,对从业者在专业素质有更高要求。

@杨深来

我经历过纸媒黄金年代的尾声阶段,图片编辑在绝大多数时候只是作为“选图员”的角色而存在,工作内容单一,容易被忽略。它只是整个新闻生产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但又是重要的,因为图片编辑是纸媒生产流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尤文虎

十来年前,传统媒体“执天下之牛耳”,图片编辑作为一个半隐藏的职业,是不太为外界所关注的,这就正如知道罗伯特·卡帕的人永远多于知道莫里斯的人那样。

同时,一个图片编辑不必去了解所有行业的媒体形态,他只需要熟知自己所在的媒体形态,耕耘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成为一个很出色的编辑。作为读者,除了看或不看之外,是没有太多选择权利的,反馈或表达意见的通道也不如现在这样自由畅通。因此,我更愿意用“静默地影响世界”来形容这一时期的编辑形态。

图片编辑在转变中经历的阵痛

@尤文虎

媒体变革的发生,最为焦虑的莫过于原本应该优哉游哉的编辑们,从纷纷辞职的总编辑到转型的普通编辑身上都可看出。和“在哪里拍照都是拍照”的摄影记者和自由摄影师相比,图片编辑身上所携带的媒体属性实在是太强了。

@明晔

如今从招聘广告上就可以看出,媒体对图编的技能要求变多了,在许多地方图编需要身兼数职,要能剪视频能写作,甚至要求会基本的编程。

虽然这听起来有点恐怖也很不公平,但从积极的一面想,一名好的图片编辑也是一名好记者和会讲故事的人,手里的工具多了,叙事的自由度也大了很多。从图编和摄影师关系的角度上说,在大众传媒里,一张或一组照片的目的就是为了传递信息给观众、打动观众,并达到传播最大化。

@杨深来

互联网媒体时代,线上内容的传播突破了传统报纸版面的限制,带来了更多表达方式的应用,也形成许多新的渠道有待填充。图片编辑在这个媒体的转型期有三条路径:一是图片内容运营侧的编辑,二是视觉内容产品侧的统筹、策划,三是深入专业影像侧的策展人。

每一个工种的重要性,恐怕不是这个工种自身所决定的,而是由在内容生产流程中岗位上人的输出多少决定的。“有为才有位”,图片编辑的工作内容相较纸媒时期变得更加复合、更加专业化,也更鲜活地加入到了新闻内容的传播之中。

@殷德俭

一方面,图片编辑要抛却固有的、陈旧的编辑套路,老的条条框框有时会限制我们对图像更广阔的利用和认识;同时我们又需要特别优秀的图片编辑,来告诉大众视觉观看的经验和方法。

@那日松

在这个所谓的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是摄影师”的时代,个人的价值会更加凸显出来。我相信图片编辑的作用仍然重要,但可能它的要求也更高了,不仅仅要掌握新媒体技术,还要有更广泛的观看视野和专业的判断力。但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的媒体能培养和锻炼出这样的编辑吗?

@尤文虎

新媒体变革打破了图片编辑“静默地影响实际”的局面,它把图片编辑从幕后推到了台前。

几年前,各大新媒体布局的开始阶段,在图片编辑严重空缺的时候,大批摄影记者转型图片编辑或全媒体记者,紧接着,我们听到了各大新媒体急需“产品经理”的呼声。

显然,这是一段新媒体发展过程中的阵痛。阵痛点之一是,他们要面临一道技术领域的门槛。新媒体的总监们也面临两难:是从IT领域培养图片编辑,还是让图片编辑学些写代码的本领?

不可否认,新媒体最终想要给公众的是一个更为综合的、值得沉浸的产品,而不再是像传统媒体时代那样零散的、相对独立的内容。图片编辑被迫成为整个产品链上的其中一环,而不是全部。

这是传统图片编辑的一个悲剧,但并不是图片编辑行业的悲剧。只要传播和视觉语言还在,图片编辑的需求永远存在。唯一摆在图片编辑面前的问题,还是那道古老的选择题:脑力还是体力?是真正站在用户角度从“系统”层面策划、设计一个产品,还是固守一隅专心做自己的手工艺?

@李楠

优秀的图片编辑是有的,但能驾驭摄影专题或项目的就非常少了;能塑造价值观、建立媒体视觉风格以及视觉生产系统的,就少之又少了。

李楠的摄影策划。李楠的摄影策划。

大部分图片编辑还是埋首在照片堆里,在视觉传播的后端,只做了一部分图片编辑工作。即使很多媒体设置了图片编辑的团队,但媒体呈现的图片质量也并不高,原因很多,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并没有发挥图片编辑应有的作用。

新媒体时代的关键是机制转型,而不是平台和载体、媒介本身的变化。在机制的转型上,好的图片编辑才会有更多的可能性。

当下,图片编辑重要吗?

@李楠

图片编辑应该是视觉传播的核心,拥有发动者、策划者、评论者、监督者等多重身份,而新媒体更需要这样的图片编辑,新媒体本身就强调更多的变化。比如新闻的标准在真实客观、公正上还加了互动、个性化、赋予情感等。

融合报道要求图片、视频、文字、图表在移动端、网络端高度融合,但不是简单叠加,实际上是要求有一个人要对被报道的人物和事件有深刻全面的理解。理解是基于传播效果的终端控制反推生产,需要一种什么特点和风格的产品,由这个思维出发决定不同的报道手段。

所有的不同如何有机地结合形成全景式的深入报道,产品又如何能够被大众喜闻乐见和便于互动参与?这需要有个人来掌控。比如,静态和动态的影像有什么区别?同一个报道里的两个形式有什么区别?在不同的平台,视频和图片的关系是什么样子?我们需要了解不同手段的差异性、强势和弱势。

在这个机制之下,这一角色最适合由图片编辑来担任。它需要了解读者及视频记者、摄影记者和文字记者的特点,才能精细地统筹报道。

所以,图片编辑的可能性在无限扩大。比较乐观的是,这给了图片编辑更多的可能性。原来只是版面,现在,我可以在网络上做出辐射状的、永远不落幕的报道,这是更high的事情。

有时,图片编辑和摄影师的主体性会受到影响,因为我们必须迁就手机的观看方式。网络和移动端观看方式的流动性和图片的海量性,使得观看不再有仪式感和深入感。从这角度讲,图片编辑感到了很多压力,你拍一组再好的图片报道,可能几个小时内就会被刷屏淹没。

但优秀的图片编辑需要适应不同传播环境和介质。因为图片编辑的优势是思想,是靠内在价值观的塑造,而不是掌握了某个渠道和平台。

@周娜

在纽约学习,最强烈的感受之一就是照片编辑就像视频编辑一样,太重要了。

一堆照片和一堆素材一样没有意义,而一张照片出来的机会越来越小,因为确实是人人都可以拍张好照片。专业摄影师的区别还是在于表达,不是说捕捉到了一张就行,而是说视觉就是摄影师的语言。

弗里德·里奇(Fred Ritchin)教授为学生展示摄影书的编辑。摄影/周娜弗里德·里奇(Fred Ritchin)教授为学生展示摄影书的编辑。摄影/周娜

我们当时有一堂课,大家从社交媒体上找十五张照片来自不同历史文化背景的同学介绍自己的国家,社交媒体上有大量的碎片图片信息,对大众影响非常大,在海量图片的时代,对现成照片的编辑是非常重要的一块工作。

@尤文虎

图片编辑的职业选择,从莫里斯时代其实就存在,总有一些图片编辑能够站在更高的角度上,把报纸、图书、展览都作为自己的手段和理念扩展的一部分,以强有力的策划者角色,发掘摄影师,推动摄影观念的发展和更新。而更多的图片编辑还是选择了做默默无闻的执行者,无声中支撑了整个行业的根基。

新媒体的发展并没有让这个行业产生质的变化,它只是把原来隐藏的语境挑明了:释放你的野心,去拥抱那些只是看起来有点陌生的“高科技”,或者等着别人带着他们的“高科技”来找你。

@殷德俭

现在,人们对图片编辑的要求更高了。图片呈海量增长,我们看什么?怎么看?如何处理图像材料?每个人都天天要面对“图片编辑”,比如每天发微信还要做个“9图”编辑呢。

@明晔

现在,图片编辑比以前更为重要。

人手一个相机,获取照片的渠道变多了。2014年有数据说,世界上平均每天被上传到网上的照片有18亿张!有突发新闻的时候,很有可能最快、最合适的照片或视频是一个普通公民用手机拍下来传到twitter或微信上的。这种情况下,搜索和核实就非常重要,需要一些有专业能力的人来把关。

很有感触的是,我在业余的时间也拍照,对我最有意义的照片不一定是最能和观众产生共鸣的照片。所以,图片编辑的角色就是和摄影师密切合作,帮助他们从复杂的故事中找到重点和叙事结构,看怎么能让故事达到信息和情感的平衡,把它们传递给尽可能多的观众。

@杨深来

图片编辑的工作职责早就不应该只是字面上所体现的“编辑图片”了。对我自身而言,我会侧重于综合的视觉表达,图片不再只是唯一的手段,视频、动画或者是交互等形式都可以被运用到不同类型的故事中去。

而“图片”编辑的功能,就是提供视觉讲故事的解决方案。“图片”编辑也需要在懂图片之余,了解学习更多的视觉形式。

整个新闻业的从业者都在不断拓宽自己的戏路,图片编辑也是时候扔掉“图片”的帽子了,除非能在静态影像领域做到足够的专业。

你们现在都在做什么?

@肖慕漪

我现在图片和视频都编,有时候还做数据和设计。从找选题、定拍摄采访策略到后期包装和呈现,每个阶段都很重要。

在ChinaFile做一个Feature,从准备到发表的周期是一个月。视觉编辑不能只是看图,我要做很多事实核查的工作,要查很多资料,要很了解这个故事。图说基本要重新写一遍,有两个文字编辑反复检查。同时,我还要再写一篇文章介绍这个故事和相关的信息。每一个步骤都挺严格的。

和其他媒体合作的时候,我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合作的编辑是否严格和专业。编辑必须要以最严格的标准来工作,做到一丝不苟,宁愿牺牲故事也不要牺牲事实。

不管多有经验的记者都需要第三只眼睛,跳出来帮助把关。毕竟记者在故事中很久,对故事很熟悉,需要由编辑建立起与读者沟通的桥梁。

@杨深来

目前,“活着”正在经历着一次改版,正在尝试从传统的静态影像叙事向图片、短视频等融合叙事的方向做一些改变。

@明晔

我所在的部门主要是利用我们最好的图片资源去讲最有意思的故事。平时我主要做图片编辑,采访摄影师,给图片故事配文字使其更有深度。同时,还在做一些VR/360的内容。

@周娜

我现在是自由摄影师,照片编辑需要合作,也需要我自己去尝试完成,这个过程会要求自己去想我到底想传达什么。我有过和优秀图片编辑合作的经历,有时候对方会看到我的照片中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相互呼应和非常重要的细节,这让我自己对照片有了更多的认识。

@李楠

现在当然要同时考虑报纸版面和新媒体两个平台的视觉运营。新的机制里,最缺少的不是内容采集和制作者,而是高端技术型人才。新媒体依托于新技术,我需要技术人员把内容“翻译”成另外一种形式的“产品”,而不仅是“报道”。这对图片编辑也是新的课题。

《南方周末》首先考虑的是视觉阐释的深度,其次是社会影响的广度。我们要的不仅是一个好作品。比如《吾城·吾乡》是我们推出的长期摄影项目,千万级的传播量,到今年还有很多媒体平台主动来转载,询问第三季什么时候出。我们很高兴读者形成了一种心理期待和长久的呼应。

不管媒体如何变化,我们的目标是能不能在这个时代、在人的心中留下有影响的东西。当然,这越来越难。

李楠策划《吾城·吾乡》。李楠策划《吾城·吾乡》。

新闻永远是易碎品,永远是在时间上不断消失的东西,新闻从业者的成就感来自于与这种易逝性对抗的成功。图片编辑面临的问题也是这样的。

讨论

今天,你认为图片编辑重要吗?他们应该承担怎样的角色?

欢迎在评论中与我们分享。

谷雨是一个致力于支持中国非虚构(Non-fiction)作品创作与传播的非盈利项目,由腾讯网联合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陈一丹基金会共同发起。寻找优秀的创作者,也寻找优秀的作品。